诸天问武 第78章 燕国风云(为果豪第四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事情发生的毫无预兆,燕丹最敬爱的师傅,墨家人人敬仰的巨子,名动江湖的六指黑侠,那一天找到了燕丹:“丹,为师我中了六魂恐咒,不能在燕国协助于你了,你且好自为之。”

    六指黑侠,向来是独来独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此等高人如何会中六魂恐咒。燕丹想到了那四个字“好自为之”,这是师傅给他的最后提醒。那么,一切就不言而喻了。

    关于自己墨家弟子的身份,燕丹自认为保持的很好,根本没有露出一丝的破绽。但现在,他知道自己错了。

    对着那一个自己曾经深爱的女人,燕丹唯有痛彻心扉的两个字:“你滚!”

    若说这世上什么最伤人,情字或许占了其中之一。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做到如同王贲那样的冷酷决绝,最起码东君焱妃不行。她恨自己在男人多年的爱意下,已经不知不觉的沉沦了。

    这就是身为一个女人莫大的悲哀,日久动情,而且最要命的是往往还会有一个让她们牵肠挂肚的孩子。

    丽姬是这样,她被嬴政的霸道柔情所攻陷。但她终究是过不了自己心中的那道坎,选择了一死亡来逃避。

    焱妃亦是这样,爱上一个男人,并为其生下了一个女儿。但更为残忍的是,她已经接收到了命令,要她亲手杀死自己的男人,这是何等的悲哀!

    这般看来,东皇太一是何等的明智,他早已有令:凡阴阳家门下,未得其批准者,不可动情,违令者死!

    现在,焱妃又算不算违令?她可是公然拒绝了阴阳家的指令。

    实力总是能够得到尊重,在焱妃总动断开了与阴阳家的联系之后。阴阳家便不再派人来了,以焱妃的实力,如果她不想走,那必须得是东皇亲自出手才行。

    于是,就出现了眼前这一幕:高贵华美的夫人,怀抱着自己年幼的女儿,面对着夫君冷酷无情的斥责…

    …

    前227年,燕代联军败于易水。由于燕国这年的冬天来的格外的早,故而在九月底时候王翦大军的行动便不可避免迟滞了下来。

    227年冬,很冷。燕国的冷,不单单是外面呼啸的寒风,更不是那皑皑的白雪,最冷乃是人心。

    依着王贲的标准,这世上恰有三种人:第一种,一如王贲,本心凉薄,真实性情冷酷决绝;第二种,所谓的成大事者,就像嬴政,他很爱、很爱,但却可以毅然埋藏,甚至割舍;第三种,剪不断理还乱,以燕丹为典型代表。

    燕丹,他最终是没有那种决断。当自己的女人成为直接害死自己师傅的凶手,他下不了手;当他得知自己父王欲要以自己的项上人头平息大秦的怒火,他的选择竟然是牺牲自己,保全这一对母女。

    燕丹,他的性格或许在某种程度能够得到女子的垂青,但他注定成不了大器。

    这是发生在227年冬末春初的一场对决,曾经的韩国大将军,如今逆流沙的主人卫庄,收到了来自一笔大秦的巨款,要他杀一个人,所以他来了。

    此刻的燕丹已经不仅仅是燕国的太子燕丹了,早在三个月前,六指黑侠离开前,便将象征着墨家巨子的信物交付给了燕丹。当他带上墨家指环的那一刻,他燕丹即是新一任的墨家巨子。

    燕丹与卫庄两个人的对决,没有观众。故而,无人知道墨家与鬼谷传人的对决是何等的激烈;也更无人知晓燕丹与卫庄说过些什么。

    那一战的结果,天下所有墨者皆视卫庄为死敌!

    燕丹想要以自己的“死”保全那一对母女,更想为燕国做他太子应当做的最后一件事儿。

    但226年,秦国军队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

    大将王翦率秦军悍然占领了燕国的大半,之后,秦军更是攻下燕都蓟。燕王喜狼狈出逃,秦将李信率领秦军数千人,穷追燕王,未得!

    后燕王喜逃至辽东,秦军主力这才罢休。自此,燕国名存实亡,已经对大秦构不成一丝的威胁!

    …

    红莲已经是等待许久了,这一次卫庄注定避无可避。

    “你为什么要杀他?”

    卫庄表现得很冷淡:“因为他挡了我的路。”

    “呵呵,你的路。”虽然早已经心里有过数千种答案,但这残酷的话语还是让红莲几近心碎。

    红莲当然知道卫庄的路,就是改变时代,书写历史。而自己愚弱的父王,韩王安的存在,阻碍了韩国的发展强大,卫庄自然留他不得。

    “韩国都没了,你明明可以放过他的!”紫女的链蛇软剑,在红莲手上已然宠宠欲动。

    卫庄无视红莲的悲痛,说出世间最冰冷的字眼:“这或许并不是你想见到的,但却是你心里所期望的。”

    是么?红莲扪心自问,当那一天父王自己送自己上了马车之后,自己恨他么,想来是恨的,她那时已经对这个庸弱的父王失望至极。但当红莲站在这儿,她才发现原来在自己心底,一直最恨的人竟然是面前的这个冷漠剑客,卫庄。

    足足三年,红莲在韩王宫等了卫庄三年。但三年的时间,卫庄都没有主动来找过自己,也更不会带自己走。忘不了,那一日自己出嫁,熟悉的声音但却是最无情地话语。

    卫庄对王贲吐出的两个字:“恭喜!”

    燕地的崖边,卫庄给了红莲两个选择:“红莲,你可以选择杀死我,我卫庄绝无二话。”顿了顿,卫庄神情肃穆,继续道:“亦或者我会还你一个更好的韩国,一个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大的韩国”。

    红莲真的不知道,事情为何会演变成这样。

    是王贲的错么?但别人娶她的时候,就说了会保证哥哥与父亲的安全。

    是卫庄的错么?但那晚死的人不是父王,而是卫庄,自己就真的开心嘛。

    剑已经到了喉咙,印出清晰的血痕。卫庄面对此情此景,竟然径直是要抓住红莲握剑之手,就像多年前他们经常做的那样。

    红莲醒了,如同受惊般的小鹿般,极速的退后:“不要碰我!”

    卫庄的手就尴尬的留在了空中,久久未曾收回:“你走吧!你的夫君还在咸阳等着你。”

    ? ?绿是不会绿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绿的,请诸位道友放心。

    ?

    ????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