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问武 第70章 破关(果豪第二弹)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秦王政派大将王翦亲自率主力直下井陉,杨端和率河内兵卒,共领兵几十万进围赵都邯郸。而赵国方面,李牧为大将军,司马尚为副将,倾全军抵抗入侵秦军。

    李牧打得相当有声有色,他制定了北守南攻的策略,对北部王翦以固守为主,集中仅有的精锐骑兵,猛烈打击杨端的军队。而王翦也与李牧针锋相对,你固守,我和你相持,同时和杨端部互为犄角,相互救应,战局,又一次陷入了相持,几番搏杀下来,双方平手。

    王翦知道李牧是自己的劲敌,故而王翦已经是密奏秦王嬴政:“王上,末将王翦以为当再行反间故计,派奸细入赵国都城邯郸,用重金收买那个曾诬陷过廉颇的赵王迁近臣郭开,让郭开散布流言,说李牧、司马尚勾结秦军,准备背叛赵国。”

    这是王翦给出的提议,但嬴政给王翦的答复,就是派出了王贲。现如今人在军营,聆听自己父亲教诲的王贲。

    “王贲拜见大将军。”

    王翦高坐帅位,接受着王贲的拜见。但心里总是有些别扭的,明明自己的计策更好,大王非要什么在战场上光明正大的打败赵军,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么。

    “大王派将军此来,王贲将军可有破敌之策。”

    王贲其实心里更操蛋,官大一级压死人,尤其是上面装模作样的那个还是自己的便宜老爹,那就更心情复杂了:“禀大将军,末将只一人到此,足以。”

    这话有点厉害了,原本就很安静的帅帐,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了。

    …

    井陉此地,民风彪悍,有这么一支二十万驻扎井陉关的李牧主力,王翦怎能不头疼,事实上秦军是被迫进入了相持。

    李牧选定的井陉山,虽不如何巍巍高峻,然却在万山簇拥中卡着一条峡谷通道,其势自成兵家险地。赵军只要凭险据守,不做大肆进攻,秦军断难突破这道峡谷关塞。而相持日久,不利者只能是远道来攻的秦军。

    半年多的大战里,井陉口三五里之遥的两侧山地,简直成为了秦军与赵军的必争之地。李牧一方,两侧山地,各驻扎一营。左营由司马尚统率,边军骑士三万,步兵弓弩手两万。右营由大将赵葱统率,边军骑士三万,步兵弓弩手两万。

    在秦国方面,主要负责进攻的将军,此人名字王贲亦不陌生。材官将军章邯,他的的材官营,是集中秦军大型器械的攻坚军。另外,王翦调集配属的弓弩营、云梯营与诸般游击配合,总共近五万人马。

    王翦很快就会知道,自己的儿子王贲为何会如此自信了。原本王翦与李牧已经相持了半年,两方心里都有数,秦国进攻的代价太大;而赵国呢?李牧走了,大秦的主力谁来防守?

    但一人的到来,打破了这一个脆弱的平衡。

    男左女右,左古来尊贵,王贲便瞄准了李牧所部的左大营。漫山遍野的山林,不就是一些壕沟、弓弩,这些对于旁人来说很麻烦、也很致命。但如果是王贲亲自带领,源源不断的重甲剑士呢?

    疯了,真的疯了,王翦早已经登上了云台,实时查看自己儿子的最新动态。

    上午,王贲自领五千人前往左部大营左侧山头,王贲给自己五千重甲剑士下的死命令,没有他的长啸,所有人原地待命。

    突破,再突破,根本没有人可以拦得住王贲的脚步,他仿佛就像一个不知疲倦的怪物,挥舞着虎魄,肆意收割着性命。往往甲士得到命令赶来之时,王贲已经解除了箭矢的威胁,壕沟营地更是满地的尸体…

    正面井陉关,驻扎李牧亲自率领的混编大军八万。这八万大军中,有李牧边军飞骑四万,有腹地步军四万。李牧将八万人马分作十营依次驻扎,每营八千士卒。

    “报,大将军,前方有变,还请将军速下决断。”李牧拆开信报,“砰”一声重重摔在了桌案上:“一上午,对方五千人就大破我左营一万人马,司马尚该死!”

    李牧气急,但他不得不很快下决断:“王贲此人据传有万夫不当之勇,今日我李牧见识了。传令下去,调集军中力士、勇士,携带绳索、铁链、火具,不惜一切代价,我李牧要让王翦尝一尝丧子之痛。”

    不惜一切代价么?上午,仅有五千重剑甲士。但王贲现在推进的广度,足以让一万五千名大秦劲卒加入到清剿山林的行列。

    粗绳,莫不是开玩笑;铁链,不过是附加点内力的事儿;大火,亦不能影响到王贲推进的脚步。

    太快,死的太快了,王贲将剑式的劈与削运用到了极致;太快,推进的太快了,后续的秦军劲卒简直就是跟上来补刀的。

    随着一封封前线的战报传回:大将军,王贲将军推进五百米;王贲将军推进一千米…王贲将军已入山腹;临近傍晚,大将军左侧山地已经全部落入我军手中。

    秦国军营已然疯了,一天下来死在王贲剑下的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这还是人干的事儿嘛。大军营地,篝火不熄:“贲!贲!贲!”

    与秦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赵国营地死一般的沉寂,唯有李牧痛心疾首的感慨:“天要亡我赵国!”李牧已经隐隐绝望了,左侧的制高点被秦军占据,这意味着什么?自己坚守的战略已然失败。今天是左侧大营,明天的右大营呢,是不是依然要重蹈覆辙。

    李牧居高临下,曾与王贲对视一眼,那是何等惊人的气魄,山顶滚下的巨石竟然被人用长剑在身前一分为二、数丈的壕沟只是轻轻一跃如履平地、任凭弓弩箭矢也破不开那无双的陨星战甲。

    无论何人何物挡在此人的面前,就是那么一剑,然后接着下一剑。到最后,不是王贲率兵真个彻底消灭了五万守军,那不现实!是李牧亲自下令司马尚,撤回关内。险关不足守,本来尽量避免的大部队决战,至此避无可避!

    一夜之内,李牧率军后撤二十里,将最后的战场,挑选在了井陉关之后的广阔平原之上。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