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雨柔很厉害,她的超水平发挥完爆所谓的世界冠军,这是只有修行世家才具有的潜力。但很可惜,她碰上了完全不按套路出牌的白幽灵。

    “咳咳咳!”最后游的太急了,气脉总归是受到了影响。

    反观白幽灵就如同没事儿一般:“下一次,我会让着你。”

    这可真是让人无法接受的大实话,比起唐雨柔的成绩,白幽灵足足超越她五百米整的距离。也就是说,当唐雨柔觉得可以冲刺的时候,别人早已经在终点等待。

    “呼…不需要!”

    白幽灵转身,不再理会这被打击不轻的小女人:“今天这里的数据。”

    “尊贵的白先生,请相信我们的专业!”

    白幽灵却是笑了,颗颗牙齿闪烁着骇人心魄的圣洁光芒:“我相信贵方的诚意,但贵方也请一定要相信我的实力!”白幽灵的话不是对这一个区区主管说的,他的矛头直指纽约国际的幕后老板。

    “我的司机女士,请问休息好了么?”

    唐雨柔最见不得白幽灵阴寒的笑容,她以练气放缓心跳、平稳呼吸。看都不看白幽灵一眼,向着贵宾更衣室走去。

    果然,也只有现代这种地方才可以肆无忌惮展露自己的完美身躯。虽然因为时间紧张的缘故,这一具身体还未彻底的打磨完成,但已经初见最震撼人心的轮廓。白幽灵很喜欢这种放松自己于天地自然的感觉,至于别人的注视又与自己何干!

    这一回唐雨柔心中忿满,刚刚被人以压倒性的方式击败。于是,她想在别的方面找回来一些…哪怕是穿衣服比他快,这也是一种胜利。悄悄,白幽灵把人家还在读大学的小姑娘都给逼成什么样子了。

    唐雨柔上车,留给自己的果然还是驾驶位。

    这一次,白幽灵没有再让唐雨柔自行选择地点:“今天,回酒店!”

    跑车稳稳停下,唐雨柔熟捻地将车钥匙扔给门口的黑人保安。两扇车门几乎同时敞开,唐雨柔就要紧走几步脱离白幽灵的掌控,然而毒蛇一旦盯上自己的猎物,不达目的又岂会轻易放手。

    白幽灵的手不容拒绝的搭在了唐雨柔的肩头,而唐雨柔的练气成就仿若受到最危险气机的入侵,竟然掩藏在了唐雨柔自己的躯体深处、不肯现身保护自己的主人安全。于是,唐雨柔只好无力地依偎着白幽灵的肩头。

    这种感觉太过于神妙,仿佛自己的身躯不再受自己的控制。明明只是靠在白幽灵的肩头,但只要男人向前行一步,唐雨柔的肌体就会条件反射一般同样跟着迈进一步。两人的姿势无比的亲昵、两人行走的步伐格外的合拍,男的冷酷不凡、女的天生丽质,仿佛两人本该如此。

    这一幕在世人看来是如此的和谐,但“熟知”内情的泰勒可却不这么看。人来人往的大堂,光明给了她站出来的勇气。她从自己职位走出,挡在俊男靓女的面前:“唐,真的是你?你是谁,请放开唐,要不然我会选择报警?”

    白幽灵幽然的叹息一声,仿佛要冷到人的骨子里。唐雨柔有白幽灵的呵护,只感觉毛孔被冷意刺激紧急闭合。但泰勒可就没有这般的福气了,明明是最热的时候,她却不由自主打个寒颤。

    “雨柔,请你一定要如实的告诉她,我是谁?”

    这人是疯子,真正的疯子。唐雨柔突然知道那股冷意为何物,那分明是泄露出来的丝丝杀意,赌姜亦凡不会在自己面前杀人?赌姜亦凡不会在大庭广众杀人?以自己的密友性命最为堵住,她终是没有这种勇气:“泰勒,他是我爷爷的关门弟子。”

    泰勒给彻底搞糊涂了,闹了一天也紧张了一整天,原来都是你们家里事儿。泰勒真相抱怨一句:mmp,不和你们这群人玩了。

    最没有天理的还在后面呢,白幽灵真的将此次世界之行当作了最让人心情愉悦的度假,那自然是怎样爽快怎样来:”对了,雨柔很快就要成为吾的妻子。过两个月,我们便要到古老的华夏举办婚礼。”

    泰勒真的是无话可说,平日里“唐”不是最不喜欢别人追求自己么,这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唐雨柔不想将泰勒拖进来自己的事情,她选择了沉默,也就是白幽灵最喜欢默认的环节。既然唐雨柔都默认了,那白幽灵自然不会是亏待自己,就像怜惜自己最心爱人一般,替自己怀中的女孩整理着秀发。

    在两人满满的狗粮中,泰勒心怀无尽的幽怨,默默走回了自己的工作室。

    白幽灵的房间,早已经没有了跌落一地保镖的身影。白幽灵还在唐家做客的时候,唐天就派人默默处理好了一切,甚至不忘让房间恢复最初的整洁、和谐状态。

    门关上了,房卡随意的丢在会客厅的醒目位置。

    白幽灵依然是脱出多余的衣物,继续着自己上午未完成的塑体、力量练习,随着汗水的逐渐渗透,房间内很快满满充斥着男人的味道。

    白幽灵睁开双眼见到的第一个女人,那个不知道名姓的大小姐,无疑是这一界的各中翘楚。即便以那女人挑剔的眼光,都是对白幽灵这完美的身姿、刀削的脸庞,看了又看,很是满意。

    而唐雨柔,无论她最如何对白幽灵反感,归根结底她都是一个女人。只要是女人,又看到这样惊心动魄的锻炼方式,又怎么会忍得住不多看几眼?

    俯卧撑?每一根指头都要单独承受身体十次的重量,当它的任务完成之后,才会轮到它相邻的另一个兄弟。看到白幽灵这样的表现,唐雨柔难以想象,区区十根指头中究竟掩藏着多少的力量。

    每一根手指都要锻炼到的极限压榨手段,这就是白幽灵对自己的要求。当全身上下最后一处小拇指锻炼完毕后,时间已经过去了足足一个半钟头。

    这样的表现在唐雨柔看来已是非人的范畴,但白幽灵自己却是不甚满意,这具身体果然还是太弱,不如自己真正锻炼而来的强大。

    一个半时辰,实在是太久了!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