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问武 第30章 嫪毐之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王贲看来,仓促训练一年的军队能有多少的战斗力,更何况真正为嫪毐出战的又有几人,不过是重赏外加蒙蔽的手段。

    王贲的一声军令,五十亲卫当即整装上马。王贲一马当先,作为箭头射入敌人阵营之中。一整排的大盾、密密麻麻闪着寒光长矛,让人望而生畏。好个王贲,无匹的巨力以千军横扫之势扫平一切障碍。

    何为不讲道理,这就是不讲道理!黑日自铸成之后,还未曾饮血,不想第一次的屠戮却是大秦的儿郎。

    雁行冲锋,王贲的背后交予了自己的亲卫。而他自己也并没有施展霸道的屠杀枪法,反而是缩小内圆的混元一气,只要矛身的延展范围,均是王贲的绝对领域。杀再多的人也没有意义,王贲此行的目的是扶苏,绝不恋战。

    冲阵,是残酷的,尽管王贲以无匹的伟力开路。但随即围拢而来的杀机还是让数十名近卫饮恨。

    在看到宫门景象的时候,王贲本来并不旺盛的杀意突然高炽,雄浑的嗓音压过杀伐,响彻全场:〝你们找死!〞宫门城墙上突兀出现数以百计的弓箭手,宫城的大门更是以横木、巨石封死,这分明是一个不死不休之局。

    毕竟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他们已然那明白了王贲的决意:〝将军,我等愿赴死。〞王贲冷酷无情给他们下了最后一道军令:〝下马。〞有弓箭手的威胁,依然在狭窄的宫城纵马,那是找死。

    血色的披风已经被王贲撕下,将扶苏牢牢绑在了自己的腰间。这一次他甚至没有吝惜先天内气,但凡黑日所过,必定是一地的残骸碎肢。三千私军被杀到胆寒,但王贲何尝不痛心。

    宫门封死的不仅仅是王贲所率近卫的生机,同时也让他们走进了死亡的深渊。

    还有多少人活着,王贲已经不想去计较了。这地狱般的场面,乌合之众终究是奔溃了,敢于阻挡在王贲身前的早已化为了零散碎片。

    …

    王贲的军旗是独特的,当黑虎旗帜出现的瞬间,两百近卫便毫不犹豫的向着旗帜方向誓死冲锋,因为那里就是他们的将军所在。当百余骑聚拢在王贲身后的时候,冲锋又在第一时间发起。这就是王贲一直灌输的思想:大秦禁卫,有我无敌。

    长信侯,王贲是识得的。

    乱军中,主帅想溜,那也是一个技术活。显然嫪毐的技术不到家,死死将他困在军阵中央的乱军,很给力,一直等到了王贲的黑日凌空。矛身当中抽断了嫪毐的脊骨,王贲便再也不去看他,扬长而去,因为后面的近卫会很自觉带人来见自己。

    祖庙宫门两度大开,时间短的惊人,滴滴答答身上不断有血珠滑落的王贲更是煞气惊人,没有人阻拦,也没有人询问,王贲就大踏步向着至高祖庙前行。

    〝末将王贲,前来复命。〞

    嬴政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长子,其短短两个月的生命,就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一切。王贲的披风自然不凡,血不能沾是最基本的操作,在某些时候甚至能与后世的天蚕宝甲媲美。

    但如此难得一见的宝物,就这么包裹着一个婴儿,无论是君,还是臣,都没有半分的异样。而嬴政从始自终都没有提及那个女人:〝嫪毐何在?〞

    王贲:〝启禀王上,已然拿下,等候王上发落。〞

    盖聂自王贲入内,就一直全力注视着王贲。一个人的杀气、煞气炽烈到这种地步,比之韩国时候不知胜过几倍。想来,又有无数的矛下亡魂:好一柄凶器,好一个凶人!

    嬴政的感觉其实也并不太好,在王贲交接了嫪毐之后,嬴政便很是关心的让王贲下去休息了。

    王贲带出来的五百禁卫经此一战,剩余的都在这里了。慈宁宫活下来的仅有三人,冲破嫪毐军阵再次阵亡一百一十七。这些,都被王贲记在了心里。这一次的叛乱者,注定付出惨痛的代价。

    昌平君在咸阳运筹帷幄,王翦得领大军镇压雍城叛乱势力。在王建的军队到来之后,分出一千护卫秦王回驾。这一次的行进,足足走了三日,一百六十四具近卫的尸体皆被找到,装入特质的黑龙棺椁,咸阳才是他们最后的归宿。

    〝那是王贲将军,王上回来了,速开城门。〞

    王翦的咸阳戍卫军,只护送到咸阳城外,便顺势回返自己的军营,现在入城的是永远驻扎王宫内城的禁卫。

    王贲一马当先,踢踏、踢踏,后面紧跟着的就是秦王的车驾,再之后,是另一个严严实实的马车。只不过,这一次最为醒目的还是被护卫在队伍中央的数百具棺椁。

    咸阳以及承平日久了,几十年的时光战火再未有一次烧到咸阳。禁卫身为大秦王上之禁卫,亦是几十年未有这种惊人的伤亡了。故而看在咸阳百姓的眼里,沉闷压抑的氛围就显得肃杀无比。

    等到王上的车驾离开,咸阳这才彻底炸开了锅。

    〝前日的军情急报,原来是王上那里出了危险。〞

    〝咦,王上不是据说前往雍城行冠礼了么,怎么会?〞

    在嫪毐被擒的第二日凌晨,吕不韦就收到了讯息:〝黑日,现在的将军可是滑的很啊。〞是的,吕不韦当然和嫪毐叛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说句不客气的话,嫪毐根本就是被嬴政与吕不韦联手逼反的。

    当然,作为善意的帮助,吕不韦甚至还提供了一些具体的情报给嫪毐,其中最为重点的就是王贲那一块,要不然嫪毐也不会如此关照。

    吕不韦的原话是:〝窃以为两千方足以。〞

    嫪毐在收到信件后,冷笑一声,直接下命:〝三千甲士,让王贲有去无回。〞

    …

    嬴政终是带着自己的长子,回到了咸阳这个权力中心。吕不韦知道,无可避免大权很快会从自己的手上旁落。但他并没有一丝的后悔,因为嬴政就是他精心为大秦培育的合格帝王,他吕不韦问心无愧。

    第二日,战死的一百六十四人禁卫埋在了黑龙旗下。但这并不是他们最后的归宿,因为嬴政特别下令,允许他们随王葬,这是一个帝国军人至高的荣誉。

    至于嫪毐,古来极刑,车裂!

    ? ?不拖泥带水,就是舒服

    ?

    ????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