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相走了,秦无炎随即离开,再不停留片刻!魔门本就是尔虞我诈,玉阳子注定不可能活下来了,三门联合的基础已经破灭。既然长生堂率先出局,那接下来便是各展手段的时候了。

    金瓶儿和周小环靠在一处,用挑衅的眼光撩拨着鬼厉,可这人竟然无动于衷。法相的尊重起到了效果,被周一仙坑过几回的鬼厉本对老人本不再注意,可如今鬼厉却诚恳请教:“鬼厉心有疑惑,请前辈指点迷津!”

    周一仙这得意劲更足了:“我老人家知道你小子想问什么,别想那么多没用的,赶紧把自己修为提上去才是正事儿,要不然人家上门了…嘿嘿。”

    看着鬼厉若有所思,深信不疑的样子,金瓶儿终于忍不住了:“老头,三年前你就是用这套路坑了我,如今又来蒙人。”

    周小环有点挂不住了,三年前确实是周一仙的过,几乎将金瓶儿置于死地。要不是周小环消耗一年寿命使用招魂大法,金瓶儿怕已经不在人世了。事实虽如此,但周小环总要维护自己爷爷的,小妮子摇着金瓶儿的胳膊道:“姐姐!”

    金瓶儿冷哼一声,表示自己不与周一仙计较。

    …

    当法相在死泽中全力赶路,就犹如一闪而逝的蓝色电弧,不断在空气中划出美丽的弧线。

    集合了正道三大门派的英才,又岂是一个眼光停留在十年前的玉阳子可比。青云门一方,掌门弟子萧逸才、斩龙剑林惊羽、天铘陆雪琪、风回峰曾书书;焚香谷,由老熟人李洵、燕虹的身影;至于天音寺,则由法善代为统领。

    长生堂的妖人大举来袭,殊不知正道早已经等着他们自投罗网,萧逸才、法善、李洵三人义不容辞挡下了玉阳子的锋芒。

    其余弟子将魔教妖人团团围困,好一场杀伐。林惊羽于祖师祠堂十年,不亚于脱胎换骨,一柄斩龙剑尤为悍勇,力敌数名魔头战而胜之;然而,最耀眼的还属天音寺那里,夜色中有数十名弟子体魄隐隐金光,这金刚体也太多了吧…

    战局从最开始,就像不可知地滑落。玉阳子心头焦急,每耽搁一会儿,便有大批的弟子葬送性命:“小辈,你们好生无耻!”

    萧逸才一直注意查看周围的形势:“这玉阳子要狗急跳墙了,小心行事。”

    玉阳子那叫一个恨啊,三个人在空中牵制自己,让自己难以顾及其他。下一刻,只见其手中的阴阳家豪光大方,将三人的法宝尽数逼回。借着空档,玉阳子断喝一声:“撤!”

    玉阳子厉害,竟是在正道的包围圈愣是撕开一道口子,眼看玉阳子就要跳出圈外。一声冷冽的清喝:“九天玄刹,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剑引之!”凄厉的剑光,径直出现在玉阳子唯一的出路。

    与此同时,法善作低眉状,一颗佛珠被其以大法力推送而出。生死之间,玉阳子亦有决断,一口心血吐在阴阳镜上,宝镜豪光大放护住己身。

    一前一后两声砰然的撞击,第一次是阴阳镜与天铘的交锋,而第二声是轮回珠轰击在玉阳子背后发出的声响。这轮回珠的佛力之强、力道之大,不仅将玉阳子轰落地下,佛门至宝更是卡在玉阳子的骨骼,不断侵蚀其体内的魔气。

    好一个玉阳子,都已经是这种情境了,不期能够再度爬起,飞进无边死泽!

    萧逸才不掩疑惑:“法善师弟,不收回佛门秘宝?”

    法善笑着摇摇头:“想来,我家师兄他已经在路上了。”

    这边话音方落,陆雪琪抬头、拔剑一气呵成。“噗”一身脆响,刚刚还不可一世的长生堂门主玉阳子已经挂在了天铘的剑身之上。

    焚香谷李洵皱了皱眉头,但还是双手抱拳:“恭喜青云陆雪琪师妹,手刃魔教妖孽。”有了李洵的带头,其他正道弟子纷纷出声恭贺。

    玉阳子中了三拳,第一拳应该是落在阴阳镜上,本就是强弩之末的玉阳子发挥不出宝镜的威力,魔门至宝多了一个金颤颤的拳印;第二拳当为左胸心口,因为那里已经成为已经成为一片空洞。

    这最后的一拳嘛便是化拳为掌,准确无误将尚有一息残余的玉阳子送至陆雪琪的剑下。天下间能够做到这几点的寥寥,而在死泽,除了法相,再无第二人选。

    毕竟几百年的底子,撞上天铘剑身的玉阳子咳出大口鲜血,勉力吐出人生最后的两个字:“好…强!”

    “当啷”一声脆响,阴阳镜落于地面,化作四分五裂。

    魔道巨擎已除,但在场之人心中隐隐发毛,实在是这阴阳镜的遭遇,会让人联想到一些不好的事情。要知道大家都是靠法器吃饭的,你天音寺玩一出徒手破法器,这还让不让人好好玩耍了。

    一夜无话,依旧是没有法相的身影。

    天色大亮,萧逸才与另外两门做着商议:“法善师弟,不知贵寺的法相师兄?”

    法善明明是一个魁梧如小山的汉子,但这彬彬有礼却是同当年的法相如出一辙:“不瞒诸位师兄,我家师兄想来是寻那玄蛇而去了。”

    曾书书是当初万蝠古窟的见证者,听闻法善这话,曾书书无奈道:“看来法相师兄,依旧对当年试炼的事儿耿耿于怀。”

    陆雪琪起身,便要出帐外。

    萧逸才拿出师兄的威严:“陆师妹,休得胡闹。当年法相师兄就可以从容不迫引开黑水玄蛇,如今想来是有周全的把握。”话一出口,萧逸才自己都感慨了。修行界达者为先,修为高便是师兄,现在自己也得喊法相一声师兄了。

    小竹峰的大师姐文敏知道自己这师妹性子倔,连忙起身将其拉回:“师妹,师傅有言一切听萧师兄的。”

    萧逸才沉思片刻:“既然法相师兄已经为我等打头阵,那探一探这内泽又何妨?萧某提议,由三家各处精英弟子入内,其余依旧在外围查看。”

    “就依师兄所言。”

    …

    青云门与焚香谷很快挑好了各自的人选,唯有天音寺无动于衷。

    众人视线汇聚一处,法善只能无奈解释道:“这是师兄的决意…”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