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问武 第168章 天驱宗主(为飞扬加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姬扬站立在原地,等候着黎明的到来。此时的姬扬,陷入了深度的回忆,哪一天记不太清了,只记得谢明依在对姬扬描述天罗时,谈过一些天罗的组织分工:

    天罗的刺杀行动中,一般会有多个或多组杀手进行配合,他们有不同的代号。

    刀:主要的刺杀者,具有最好的刺杀技。一场刺杀中可能有不止一把刀,这一次姬扬就碰上了足足三把。

    守望人:并不直接参与最初的刺杀,在刀失手的时候,视情况进行补刀杀死目标,或者灭口杀死刀,守望人一般擅长远距离的秘密袭击,需要精确的判断力和冷静的心理。

    这次的守望人,应该就是飞速离开的那位,真是不称职啊!

    最后,还有收尸人:在刺杀之后进行扫尾工作,目的是掩盖刺杀的线索,收尸人往往有特别的专业技巧和工具。

    姬扬就在这里等,他倒要看看何人能够在自己面前收尸…最终,姬扬没有等来收尸人的身影。

    此处位于东市的一个街角,平日这个时辰早该有行色匆匆的旅人。但姬扬跪坐在那里,冲天的杀气让人不敢靠近。

    那一声惊天虎啸,引来的又何止是远远看热闹的行人。姗姗来迟的金吾卫紧张封锁了道路,最后接管现场的是帝都的苏氏家族,而这一家族源于秘密的刺客组织天罗。

    苏氏先祖在辰月大教宗古伦俄担任国师的年代,接受了皇室的招安,并且有过巨大的贡献,因此获得了皇帝的封号,并且彻底地脱离了天罗组织。苏氏的后代们依旧练习源自天罗的武术,并且服务于金吾卫。

    正因为专业,所以震惊!苏氏的此处负责人很难想像,有三位天罗顶尖刺杀者的谋划,竟然失败于一个贵族少年的手上。

    不,这位二十左右的年轻人惊讶地发现了什么,出于一种莫名的敬意,他在姬扬的身前大地上飞快的比划出了四个字“天驱指环”!无论姬扬懂不懂这四个字的含义,他已经仁至义尽。

    姬扬低垂思考的头颅终于抬起,好一双霸气自生的眼眸,让人骇然。当姬扬主动站起的那一刻,没有人阻拦他的步伐,人群也是不由自主分开一条道路。姬扬走了,但帝都一场前所未有的风暴却是在酝酿当中。

    自葵花之世,天罗刺客横行于天启街头。时隔百年,未曾有这种当街刺杀公卿子弟的恶劣事件了。虽然单从结果上来看,九岁的姬扬无碍,反而是丢下了三具惨不忍睹的天罗尸体。

    但刺杀就发生在东市,刺杀的对象确实是公卿贵族,这已经犯了忌讳。没有公卿希望自己哪一日被发现惨死街头,大胤朝堂难得如此众志成城,真是罕见!

    …

    姬扬回来的早,此刻姬惟成还没有出门。好家伙,姬惟成就看到一身破破烂烂、杀意四溢的姬扬,龙行虎步向着祖祠而去。

    久违的宗祠供奉露面了,他对姬扬轻微摇了摇头。

    但姬扬的回应是全身气势勃发,大有一言不合就分出生死的架势。到这个时候,供奉长老才愕然的发现姬扬的武道成就或许已经不在他之下了。

    拦不住了,这才几岁啊,真是一个怪胎。就在供奉摇头晃脑叹息的时候,姬惟成赶到:“长老,姬扬何在?”

    祖祠内一声猛虎的咆哮,算是回应了姬惟成的疑问。

    姬惟成与供奉相顾无言,任凭姬扬背负着着猛虎啸牙枪离开。长枪在手的姬扬,绝对是任何人都不想见到的对手。

    很快,来自金吾卫的传讯到达,姬惟成才清楚发生了些什么。

    姬惟成大怒:“岂有此理,堂堂帝都,怎允许小人作祟!”

    那传讯之人只得连声附和,最后他掏出一纸公文:“那个,如果姬扬公子对此次刺杀有什么线索、回忆,可以之后交给我们金吾卫。”

    这样的例行公事已经算是很客气,若是换别家,早已经是强行传唤了。

    姬惟成邹紧个眉头,凝成一个川字,他倒要看看朝堂之上会给出一个怎样的交代。

    羞辱,赤果果的羞辱,姬扬的人生第一次这般狼狈,那个双手抱头的动作,将是姬扬毕生的耻辱,仅鲜血可以洗刷!

    …

    事件的始作俑者是一位皇家贵胄,他愚蠢的行为足以让其失去一切。他该庆幸自己的母亲,不惜颜面像一位祖祠的长老求情,才将他摘于事外。

    事件直接损害到了天罗的利益,他们为此损失了三位顶尖杀手。白氏宗祠的老人为了平息天罗的怒火,必须拿出一大笔丰厚的补偿。作为等价交换,这位白氏宗祠的老人知晓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姬扬,天驱,而且是确认无疑的新一代天驱宗主。

    同一时空的不同地点,诉说着同样的话语:

    他们是神挑选的使者,他们之间的战争是圣战,他们的争斗贯穿了九州的历史。

    效忠于荒的使者们手握青铜的圣兵,披挂钢铁的甲胄,屹立荒原,是为【天驱】。

    效忠于墟的使者们披挂黑袍,扬起“星辰与月”的黑幡,是为【辰月】。

    天驱与辰月,同是神的使者,传承不同古神的意志,以天下为棋盘,以万民为棋子,纵横捭阖,永不止息地斗争着,他们的历史沉重而光辉!

    姬扬靠在熟悉的位置,淡淡地开口:“就只有这些么?”

    身为名满天启的才女,谢明依可以称得上博览古今:“嗯,如果没有错的话,你手上带的应该就是天驱武者代代相传的守护指套。只是…”

    不等谢明依继续闪烁其词,姬扬直接将指套摘下,扔到了谢明依的怀里。谢明依那里想得到姬扬会来这么一出,真的是落到了怀里,而且是深不见底的沟壑。

    谢明依气鼓鼓躲进自己的帐内,将混杂自己体香以及姬扬男人味道的天驱指环置于灯下,细细观察着里面的古老铭文:北辰之神,苍青之君;广兮长空,以翱以翔!

    顿了顿,谢明依才用诧异的语调道:“姬扬,原来你是天驱的宗主啊。”

    ? ?葵花之世,胤朝开国之后两百年,有黑衣羽人古伦俄出世。他是神的使者,以无匹的秘术和绝世之资凌驾于胤朝的朝堂之上。黑袍的神使们得以聚集在帝都天启城,竖起星辰与月的旗帜,建起高耸入云的建筑天墟,以辰月教众之名行走于世。一“生的必零落,强的必毁灭”,这是古伦俄一生的铁律,他放眼四顾,只剩自己,于是他策划了自己的毁灭。

    ?   最阴暗狠厉的刺客组织天罗出世...七年后,辰月被击败,天启城的周围埋满了年轻人的枯骨,次年,埋骨的土地上开出血色的葵花来。

    ?   这个时代,是暗巷中的冷箭飞舞,年轻人的热血浇灌葵花的冷艳时代,被称为葵花之世。

    ?

    ????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