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问武 第148章 长者为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强弩之末的赵高,仅仅带走了数百禁卫,便被碾成了一团肉泥。

    一位坚毅的少年在大秦禁卫的护送下,来到这残酷无比的大殿,他并没有一丝的动容,只因为他早已经感受过了这世间最无情的考验。

    当年,蒙恬找到他,给了少年一个选择:“这是一杯毒酒,请服侍扶苏公子服下。”

    少年子婴,平稳的端着这杯毒酒跪在父亲的面前,久久不语。

    扶苏虽然早知自己逃不过此劫,但还是没有料到来人竟是自己的儿子。欣慰,只有欣慰:“子婴,这一次你做的很好,你胜吾百倍。”

    没有泪水,心早已经撕个粉碎,子婴只是默默保持着自己的姿态,一句话也不说。

    扶苏最后向自己这位儿子传授他的“道理”,不再是以往无用的大道理:“当初,那王贲问过我,肯不肯动手除去儒家,你父亲我拒绝了。大秦不需要迂腐之辈,哈哈,于是你那叔叔便成为了秦皇。子婴,你懂了么?”

    子婴的冷漠不语,就是最好的表态。

    扶苏很满意,于是他自子婴手中接过毒酒,一饮而尽。

    …

    刘邦的军队驻扎在灞上,与咸阳城隔河相望。第二日,大军集结,旌旗招展,刘邦平静注视着咸阳大开的城门。

    大秦咸阳仅剩下了三万驻军,两万的大秦咸阳戍卫军,以及一万的大秦禁卫。这是刘邦早就得知的消息,一路畅通无阻并没有让他眉头有半分的舒缓,就源于这区区不到三万、守卫大秦帝都心脏的最后军队。

    两万咸阳卫戍军训练有素,乃是故大秦武成侯王翦的心血结晶;一万的大秦禁卫最是无语,乃是通武侯王贲一手带出来的大秦最强之军。

    没有人会怀疑这两支军队的战斗力,这也是为什么六国其余义军通通在扩张地盘,但却没有一个人赶赴的原因所在。

    一位大秦传令军官,带着新皇的书信,直奔灞下而来。

    这书信端是龙飞凤舞,霸道异常。刘邦亲启:朕看汝是个人才,若率军投降,可免于一死。落款:大秦皇帝子婴。

    樊哙是个急性子:“沛公,这信上到底写了什么?”

    刘邦并没有藏着掖着,很快书信便传阅帅帐一圈。樊哙怒不可遏:“此僚甚是可恶,请诛之。”

    刘邦并没有理会樊哙,只是命人将传令官压下去:“张良先生,您怎么看?”

    张良神情严肃:“这子婴据我所知乃是扶苏之子,如今能够一举登上皇帝的宝座,想来那个人应该是回来了。”

    刘邦点点头表示认可:“子房,若是正面一战,我军有几成胜算。”

    张良无可奈何的摇头,述说一个极其残酷的事实:“若是那人亲自率军,我军必败。”

    樊哙也不吭声了…项羽在巨鹿的战绩已经传来,以三万破三十万,阵斩十万,另外的二十万秦军只能困守一隅之地,莫敢与其争锋。而项羽,据传就是那人一手培养出来的对手,这就很是尴尬了。

    如今刘邦手底下仅仅是兵不过七、八万,这还打个屁啊。

    唯一让刘邦没有选择掉头就走的理由,只是因为一个承诺:“张良,你那位学生会来么?”

    张良叹息一声:“他们都回来的。”

    确实来的很快,天明历经磨难成长,终是将鬼谷剑法与荆轲剑法融会贯通,走出了独属于自己的侠道。

    天明成就是常人所无法复制的,墨家巨子燕丹的一身内力,上一代鬼谷子老头亦是将全身功力灌输给了他。还没有完,一代儒家大贤荀子,也毫不吝惜将自己的全部功力赠送给了天明。

    天明的成长史伴随着亲爱之人的一个个死去,大铁锤死了、徐夫子死了、大叔盖聂死了、端木蓉姐姐死了。前不久,鬼谷子与荀子两个老头联手制住天明,笑着将自己一身内力尽数传给了天明,便阖然长逝。

    唯有月儿,重新回到了天明的身边,这才是支撑天明依然走下去的不竭动力。

    多年前,天明一口一个天明大侠,现在天明一点也不想当大侠。大侠意味着什么,牺牲身边所有亲近之人,直至牺牲自己。

    当项羽带着一片血云赶赴灞下的时候,他第一眼便看到了儿时的玩伴,这是属于楚霸王难得的柔情:“天明,你不该来的。”

    天明牵着月儿,蓦然站在项羽的身前:“你不也抛下自己的楚国军队,孤身一人前来了么。”

    刘邦深知天下绝顶高手的威仪,低一下头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大将军、天明大侠,刘邦有礼。”

    项羽为人很傲,他根本看不起刘邦这七八万杂牌部队:“刘邦,楚南公何在?”

    “咳咳咳!小老儿在此,让大将军挂念了。”楚南公依旧是那半死不活的模样,但现在的项羽分明能够感受到他的境界。

    项羽在无礼这方面胜过王贲十倍:“楚南公,上一次你抛弃自己的弟子东皇太一转身而去,成为那丧家之犬。这一回你召吾前来,有何话说?”

    楚南公一指咸阳城:“自然是为除去这世间最大的祸患。”

    项羽冷哼一声,这个虚伪的老者让他觉得恶心。

    说实话,天明对这位楚南公也没有什么好感,默默将月儿护在自己的身后。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王贲踏着夕阳的余晖走出咸阳城的大门,在他的身后是鸦雀无声的一万大秦禁卫。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王贲一人身上,唯有项羽爆喝出了两个字:“石兰!”

    被挂在咸阳城墙之上的女子,赫然正是石兰,在石兰身子的正下方已经摆好了密密麻麻的铁刺,一旦落下,人岂能还有性命!

    王贲的声音激荡全场:“项羽,吾给你的最后一个考验,即出卖盟友。”

    惊人的血气扑面而来,王贲感受到了项羽的战意以及修为,真的是让他如痴如醉、大为满意。王贲可没有忽略楚南公,这老头太过于滑溜了,若不是今日,他不知道还要藏多久。

    项羽的气血死死笼罩着楚南公:“长者为先!”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