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问武 第147章 巨鹿一战(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巨鹿战败,上将军王离战死,章邯所部岌岌可危,当前线的战报传回咸阳,整个咸阳陷入了到了无与伦比的压抑之中。王离,无关紧要,但他的父亲可是大秦军中第一人,其人武道更是可怖,称之为当世第一人也不为过…

    弄玉默默地去了儿子的府邸,王离的妻儿已经哭成了泪人,这都是她弄玉的媳妇、孙子孙女。俨然,这位王离比他的父亲尽职多了,成功壮大了王家。

    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王离武道不达标的表现。王贲为感悟生机,没日没夜的耕耘才创造出了王灵儿、王离俩个小生命。可之后呢,随着他一步迈入丹劲,精关已故,再次造人的几率便微之又微。

    愈是强者,就愈是难孕育出生命。到了王贲现在这个程度,除非找到比他亦丝毫不弱的女人,方能再度产生子嗣。遍观整个秦时明月世界,很可惜,已经没有了这样的女人。

    弄玉不悲伤么?她如何能不悲伤,甚至是倍受打击也不为过。

    三年前,自己当作妹妹一般疼爱、照顾的红莲,被那个狠心人送入始皇陵寝去陪焰灵姬去了;

    同年十月,对自己恩情深重的老夫人杜氏亦追随着家主王翦脚步去了;

    两年前,自己的亲生母亲胡夫人,大限已至,一病不起,不久便撒手人寰;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弄玉一手操办的,华阳公主身为帝国的长公主,别人只需要出一个面就好。但弄玉不一样,几乎整个家都是她在打理。

    王贲,名义上的一家之主,仅仅是在父王翦、母杜氏辞世前夕,见过这二老一面,便再没有了影信。

    就在去年,弄玉又一次遭受沉重的打击。王贲,弄玉知道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人。当初在韩国,王贲第一次去弄玉家里,就可以说出让胡夫人服侍沐浴的话,这种人又岂会是什么良善之辈。

    胡夫人死后,胡夫人的妹妹胡美人哀默大于心死,这个世界已经没有让她为之留恋的。心有郁结,让她很快便倒了下来。弄玉尽心服侍这位姨娘,但终究是没有什么奇迹发生,去年寒冬时节胡美人去了。

    人死之前,总会想起很多往事,胡美人也不例外,她似是追忆,又似是自言:“姐姐,对不起,我不该和玉儿抢男人的,是我不好…”

    后面的话弄玉已经听不清了,回光返照的胡美人用力握着弄玉的手,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姐姐。

    弄玉早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对于胡夫人,王贲终是看在自己的颜面上,他不想失去一个任劳任怨管家的好女人。但胡美人寄人篱下,又怎么可能不被王贲盯上:“她会原谅你的…原谅你的。”

    弄玉的最后宽慰,让胡美人闭着眼睛,微笑着离开了世间。

    这年的冬格外的冷,冷到弄玉如此坚强的女人都不能为之承受,她的亲儿子死了,她的天也塌了。

    前208年。这年冬格外的冷。

    王贲终是下山了,山中静修三年,让他摸到了另外一番的天地。天雷终究是无根之水,被王贲以莫大的毅力一点一滴同化了。自娥皇一不小心给泄露的天雷轰死后,王贲便不再一味地压制。反而是放开了对生之雷霆的束缚,你天雷不是要吞噬么,让你吞噬个够。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吞噬了太多的生之雷霆,天雷成功被打上了王贲的烙印。此时,王贲的体内的“非人”特征更加的凸显,无限接近于与东皇太一大战的至高成就,即外罡!

    全新的生之雷霆,与原本的内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内息的湖泊分明已经变为了一座雷湖。

    王贲的中丹田,如果全力发劲,瞬间爆出万伏的高压变为可能。只是,有一点王贲必须要承认:这个世界以自己的身体上限,仅仅能承受十次这样的冲击。

    雷霆的可怕,不在于其形,而在神。

    当天雷滚滚降临之前,压迫的就是强者的精神,只要一个恍惚,雷霆便必中无疑;降临之后,更是直击强者的武道意志,一旦“神”经不住考验,活下来也只会是一具空壳。

    以往,为何鲜有人能够承受的住王贲的阳雷?看似几千伏,但那阳雷分明蕴含着王贲的武道之神意,一旦给王贲以暗劲手法打入体内。爆出的威力,绝不只是外界所能看到的那么丁点。

    这方世界的武道终究是没落了,所谓的先天内息,大多就像纸糊的一般。这样的内息,如何能防御地住在身体内部引爆的雷霆。

    王贲回来了,弄玉有幸见到了自己夫君最后一面。在人生的最后时刻,弄玉仿佛受够了王贲一般,只是平淡的看一眼王贲,便径直合上了双眸。

    来过,又悄无声息的离去。

    刘邦的军队已经攻打到了咸阳脚下,这一刻大秦上层才发现国灭是何等的滋味。

    胡亥怒不可遏,上一次胜七、吴旷的起义军攻关中,他用李斯的死给了世人一个交代。皇帝是绝不会出错的,绝不会!这一次也不例外,他胡亥还有翻盘的希望,只要杀了赵高,得到大秦禁卫乃是咸阳卫戍军的支持指日可待。

    赵高,已经二十年没有亲自出过手了。

    当这一对和睦的君臣互相撕下自己伪装的时候,胡亥才发现自己的可笑。六剑奴在宫外,暴露的掩日、鲸睨,亦是根本不在赵高身边。胡亥摈退了赵高的所有势力,到头来赵高自己才是他最可怕的武器。

    皇室十余位的先天供奉,染红了大殿,胡亥呼喊,但外面竟无一人应答,仿佛他这个皇帝给世人抛弃了一般。

    赵高任凭自己的鲜血滴落:“陛下,大秦上下对您已经彻底失望,就让咱家来送你上路吧。”

    胡亥的阴翳眸子到最后都不肯退缩:“朕有龙气护体,尔敢?”

    “哈哈哈”赵高仰天长笑:“陛下,赵高可不是东皇太一那种高人。”很难想像,被尖长的黑指甲刺穿喉咙是怎样的画面。

    当代表着大秦国运的金龙嘶鸣,内外的两场战争同时开启。

    大殿所有门窗同时打开,大秦禁卫悍不畏死,他们最擅长对付所谓的高手,数千禁卫如潮水般向赵高挤压而去。

    大秦内城的冲天火光,让刘邦等到了久违的进攻信号…

    巨鹿,范增夜观星象,忽对身旁的项羽道:“羽儿,秦二世死了。”

    项羽向自己的亚夫躬身一拜:“军中之事,就有劳亚父了。”

    范增叹一口气,自那人见过羽儿后,他便有了不好的预感,现在终于应验了。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