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问武 第129章 潜能倍增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这徐福倒有两把刷子,其人有三种丹方。

    第一种名为御鬼丹,也就是所谓的傀儡专用丹药,驭人如驱鬼,随心所欲,不外如是也!而离魂丹属于御鬼丹中的极品,因为增加了药方中雪蒿生狼毒的配比,使得御鬼丹威力大增。

    第二种名为真人丹,即便是徐福也当宝贝,他终其一生也不过炼出寥寥十数枚。有着打通全身经络,强化阴阳二气,激发身体潜能的神奇功效!

    最后一种就是聚仙丹了,也就是徐福敢和嬴政吹牛的资本。此丹超凡脱俗,一旦吞服改善资质,就可以使人内外兼修,有机会达到羽化通天的境地。

    哼,第三种丹,徐福这辈子怕是也练不出来了。古方之所以为古方,就是因为其中许多的药材可遇而不可求,甚至已然绝迹!

    徐福用御鬼丹制作了无数的药人,为了向上将军王贲显摆,他特意让自己的杰作虞子期出场,此人乃是蜀山之人,混入蜃楼欲行不轨,被徐福拿下。因为其骨骼出众,资质不凡,徐福下了大力气将他培育成了如指臂使,

    徐福的入药,可不是那么简单,数百个药人将少羽团团围困在场地中央,先擒下,再谈论其他。

    早知道这小子不凡,但徐福发现自己终究还是小瞧了少羽的威能,数百个钢筋铁骨、力大无穷的药人,竟然一时拿他不下,反而是接连报废。心疼倒是不心疼,但徐福自己的面子挂不住啊。

    王贲的目光落在章邯身上,章邯心领神会,随即道:“不劳烦云中君,上将军早有安排,将人带上来。”

    随着章邯一声令下,被绑得严严实实的石兰,给压了上来。

    在药人围攻之中仿若闲庭散步的少羽,一下子失了镇定:“石兰!你们太卑鄙了。”

    章邯只是冷声道:“项少羽,束手就擒,配合云中君用药,否则我便捏断你心爱之人的喉咙。”

    “你敢!”少羽大怒,一连几记毫无保留的重拳,将周围的数具药人几乎分尸。

    章邯也不多做计较,直接用自己的右手掌心控制住了石兰的咽喉要害。

    英雄?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他少羽自然也不例外:“我配合,不要伤害她!”

    这一幕看在徐福眼里,让他很不是滋味:上将军既然有如此神器,早拿出来就行了,害的他徐福损失了五十多具上好药人。

    钢筋铁箍将少羽所有的活动空间锁死,台上充当看客的石兰却是只能默默流泪,她想要拼命的摇头,可惜完全做不到!

    所有人都在关注着少羽与石兰这一对有情人,但王贲眼角的余稍却是扫过那虞子期一眼:呵呵,果然是未曾完美控制么,徐福你也就是这种水准了。

    云中君趾高气昂地命令虞子期:“先拿五枚御鬼丹,给这位少羽开开胃。”果然不是什么好鸟,这云中君分明存了将少羽也制成药人的心思。

    然而虞子期却强行抵御住了御鬼丹对自己的药效,悄悄将一枚真人丹混入其中,所谓的五枚御鬼丹便这样给少羽吞服而下。

    少羽不但没有被御鬼丹的药力被控制,一个刻钟时间过去后,他反而是实力大增。那铁箍硬生生掰断,从少羽身上不断散溢的气血看,他分明是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但王贲对这样的结果,仍旧是不满意的。

    章邯微微加力,石兰面部因为缺氧而变得极速潮红了起来:“项少羽,五枚御鬼丹怎么能够,继续!”

    少羽分明已经是脱困,但他悲壮无比的向徐福怒喝:“来啊!”

    徐福这次丢人丢大发了,他一心狠:“给我拿五枚上好的离魂丹。”几乎是咬牙切齿,徐福才喊出这几个字。

    如今的情况,虞子期可以默默帮助少羽一次,但他现在必须得遵照命令行事了。很快,五枚真正的离魂丹入腹,只是瞬间,冲天的血气激昂,没有人可以形容这场面…药效是惊人的,即便以少羽的顽强意志也是片刻便失手。

    到这个关头,王贲才淡然道:“云中君,该你出力的时候了。”

    天下间本无人知晓这云中君躲在蜃楼里,究竟炼制了多少个药人。但今天,章邯总算是开眼了,发了狂的少羽一如当年战场驰骋的王贲,见一个杀一个,仿若不知疲倦的怪物一般。

    一千、两千…足足丢下了八千多具的尸体,少羽的双眸才留下两行血泪,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这一出大戏果然精彩,王贲达到了他的目的,章邯大饱眼福,唯有云中君失了丹药陪了药人,他最大底牌之一的药人大军也提前消耗殆尽。

    此行,王贲很满意:“云中君,你果然是帝国不可多缺的人才。”

    风凉话谁不会说,走了,走了,王贲还将云中君最为得意的作品虞子期给带走了。云中君徐福,这下彻底的欲哭无泪。

    海月小筑,王贲命人给少羽安排了房间静养,由这位石兰姑娘贴身照顾。

    石兰早前就对少羽说过,她来桑海是找人,找谁,自然是王贲现在身边一览无遗的虞子期,即石兰的亲生哥哥。王贲完全没有遮遮掩掩,就这般让石兰看清楚了药人虞子期的真面目。人在王贲手里,这小妮子必将永久在王贲的掌控之下。

    好一番风平浪静,王贲很喜欢现在这样的氛围,儒家不蹦哒了,墨家不碍眼了,就连阴阳家都彻底收敛。整个桑海城内,唯有大秦军方势力一家独大。

    少司命是沉默寡言不假,但并不代表她不会主动开口:“上将军,,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

    王贲原以为这位少司命至死都不会开口,化解王贲内息的戾气岂能不付出代价。尤其是王贲这人给少司命恢复的时间绝不会超过一日,如此日积月累下来,其实少司命真正的境况堪忧。

    换句话说,如果哪天她的心境修为一旦抵御不住,她会陷入彻底疯狂。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更大的可能是内力反噬,死无葬身之地!

    王贲的手已然停留在了少司命的面纱处,平静的语调让人害怕:“自由总是要付出代价的,你说呢?”

    一滴、一滴看自己的鲜血滴落,直至流干自己体内全部的血液。现在少司命面临的处境就是如此,这是鲜有人可以战胜的大恐怖!

    ? ?接下来更加残酷...

    ?

    ????

    (本章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