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说龙破天等四人,驱马数里便摆脱了追兵,但四人还是继续驱马前行,二百里后,方才下马汲水休息。耶律木灵道“我们现在去哪里,桃花岛吗?”

    杨若冰道“我想先回古墓一趟,看看爹娘前次派人回中原,有没有在古墓给我们留什么话,你们觉得如何。”

    耶律木灵道“好,我陪你去。”

    二人目光望向龙破天,龙破天身体发抖,牙关紧咬,一字一字的道“回、古、墓“

    杨若冰道“龙哥,你身上寒毒又犯了,赶快修炼钟左使给你的秘籍吧。”

    龙破天摇头道“先赶到客栈再说。”

    四人驾马,一路向终南山方向而去,傍晚时分,终于到了一家客栈。

    何必在客栈前向三人行礼道“何必先行告辞,拜托二位妹妹去古墓路上好生照顾龙少侠,山高水长,后会有期。”

    杨若冰回礼道“多谢何公子相助,感恩怀德没齿难忘”,耶律木灵亦回礼。

    何必见她话说的疏远,不禁心生黯然,再行一礼,转身而去。

    三人进了客栈后,龙破天已经身体僵硬,脸上绿气甚浓。

    杨若冰急忙贴着龙破天后背,催动玉女心经,为其吸去寒气,约一炷香工夫,杨若冰脸上隐隐现出绿气,耶律木灵怕她支撑不住,上前接替,杨若冰却硬是又坚持了一壶茶工夫才让耶律木灵更换。如此这般,反复两次后,龙破天寒毒稍减,杨耶二女也几乎无法支撑。龙破天勉强起身道“你们回屋吧,我自己练会功。”

    二女走后,龙破天打开经书,仔细研读,原来此书并非九阳真经原本,而是钟明亮浓缩原本,连夜赶出的速成心法,尤其对驱出寒毒的至阳心法部分浓墨重彩,精心拓展了一番,加上龙破天自身资质非同常人,研习心法,进展甚快。在客栈住了六七日,体内寒毒减少许多。已不用搀扶,可以自己上马。杨若冰便去买了两匹马来,三人一人一骑,向古墓而去。

    三人疾行多日,终于到达终南山脉,耶律木灵伤势已然痊愈,龙破天也气色如常,寒毒发作渐少,杨若冰掐指一算,当日正是端午,不禁喜道“一会见了紫雾茗烟两位姐姐,大家肯定欢喜,我们买点酒食,晚上大家吟诗作对,对月当歌,也不辜负这良辰美景。”

    耶律木灵不悦道“国仇家恨犹在,我可以没心情去风花雪月。”

    杨若冰听她说话扫兴,本不愿与其争论。但想了想,又忍不住道“灵儿言之有理,蒙元当朝,我等自不能忘忧,但此事来日方长,近来每日拨山涉水,刀光剑影,休整几日也合乎情理,所谓文武之道一张一弛么,何况龙哥要需要时间修炼九阳,待他伤势大愈,我们再出山,闹他个天翻地覆,龙哥你说是不,龙哥,龙哥?!!!”

    耶律木灵见他喊声有异,转身向龙破天看去,只见龙破天趴在马背上,双目紧闭,牙关紧咬,脸上露出痛楚异常的神情,左边脸上青气隐隐,右边脸上却尽是红晕。对二女呼喊毫无反应。

    二女大骇,跳下马来,将龙破天抱下马,只觉得龙破天身体不像前几日那样全身僵硬冰冷,而是半边身体寒冷刺骨,半边身体灼热如碳,脸色也是半边赤红,半天青冷,诡异至极。只见他身体猛然抽紧,脸上肌肉扭曲,全身抽搐,张大了嘴想要叫喊,却发不出半点声息,杨若冰赶紧掏出九花玉露丸,放入其口中,但他喉咙紧闭,反复几次都无法塞下,耶律木灵运起弹指神功,飞点他周身大穴,想暂减其苦痛,但觉他浑身气脉紊乱至极,穴道或封闭或移位,弹指神功居然毫无效果。杨若冰急的“嘤“的一声哭出声来,连连道“怎么办啊,怎么办啊”,耶律木灵牙关一咬,挥动剑柄,向龙破天后颈拍去,想将他彻底拍昏,以减少其苦痛,杨若冰挥手挡住,泣道“情况不明,万万不可造次。”

    耶律木灵跺脚道“那怎么办,就这样看着他在地下挣命?”

    杨若冰道“火速回古墓,把他放上寒玉床,再把药丸捣碎,掺玉峰浆灌进去。”

    耶律木灵道“他半边身子已经和冰块一样的,再放上寒玉床,不是更加死路一条?”

    杨若冰道“半边放上寒玉床,再以九阴真经化去炙热之气,半边用火焰石盘蒸,再以至阳内力化寒。”

    耶律木灵道“我们几个,就是加上紫雾茗烟,谁有至阳内力,难道再跑几千里把钟明亮找来,还是去少林找那个福裕和尚?别说人家未必能来,就是来了,人也死透了。”

    话语之间,二女扶着龙破天的手感骤变,原本炙热如碳的身体渐渐变凉又渐渐寒冷如冰,原本凉意刺骨的部分却逐渐变得赫赫炎炎。脸色也由半青半红变成了忽青忽红。

    二女看的心如刀绞,现在连方才提出的分别用至阴至阳的内功和寒玉床火焰石理疗的设想也毫无意义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二女眼睁睁看着龙破天在地下挣扎着,却完全束手无策。终于,耶律木灵实在无法忍耐,她拔出宝剑向龙破天“百会穴”刺去,杨若冰大惊,挥动剑鞘挡住,怒问道“你做什么?”

    耶律木灵道“刺破百会,让他阴阳内力全部泄出来,也许能救他一命。”

    杨若冰道“那龙哥不就成了一个毫无武功的废人?”

    耶律木灵道“他不变成废人,就要变成一个死人,你选吧!“

    杨若冰道“龙哥如果清醒,绝不会同意你这样做,他宁可死了也不能失去武功。”

    耶律木灵怒目瞪向杨若冰,杨若冰也回瞪着她,毫不退步。

    耶律木灵转向杨若冰道“冰儿姐,你的意思就是看着他死?”

    杨若冰手足发抖,泪水淋漓,咬了半天牙,终于大哭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

    龙破天双目已经凸出,手足痉挛,脸上身上红绿不定,浑身青筋毕露。耶律木灵再也看不下去,一剑向他百会穴刺去。

    杨若冰飞身抱起龙破天,堪堪躲过耶律木灵一击,纵身上马,一边哭,一边向古墓飞奔而去,耶律木灵提剑上马,在后面紧追不舍。

    杨若冰忌惮耶律木灵快剑,一路策马加鞭,两柱香的工夫便跑到古墓之前,却看见百余蒙兵正把古墓团团围住,朝里面放箭泼油,却不敢进入,地下还有十数具蒙兵尸体。

    (本章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