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几分钟,皇家大酒店总经理公孙近便进来了。Ω Δ ΩnΩu

    公孙近是个年约四十的中年人,气度不凡,两眼很亮很有神,一看就非富即贵,但他整个人却非常内敛,丝毫不张扬。

    进门一看到方浩,公孙近便立刻躬身,向方浩深施一礼:“方先生,您好!”

    方浩一看这人,确实不认得,便问:“请问公孙先生,我们见过面吗?”

    “回方先生的话,我久闻方先生大名,只是无缘得见,今天您有幸光临敝酒店,实乃我公孙家之幸事!”

    公孙近说话时,穆婉婷一直瞅着他,她发现并不认得这个公孙近,看来这公孙近只是公孙家的一个无名小辈。

    到了这时候,方浩隐约也明白了什么,这公孙近应该就是所谓的隐世大家族里的人,他们的手伸得也够长,说是隐世,却到处都有他们产业。

    “公孙先生,请坐下来说吧。”方浩看他有点拘谨,便道。

    公孙近急忙道:“不敢不敢!方先生面前,怎么可能有我的座位。”

    方浩见他不坐,便道:“那么,你来见我,可有什么事吗?”

    “方先生……”公孙近欲言又止,犹豫了一下,才道:“方先生,我们公孙家的家长,想前来费城拜见您,不知您意下如何?”

    听到这里,桌子对面的李春生屁股上像是长了钉子,再也坐不住了。

    公孙家的家长,这已经很明显了,这绝对是那个传说中的公孙家族。

    说实话,别说是李春生这种小杂鱼了,就算是比他再高几个层级的人物,也未必有机会亲眼看到这些大家族里的子弟,当然,有时候就算真见到了,也并不知道人家的身份。

    这几个大家族的能量太大了,任何一家稍有动作,都非同小可,许多大事的发生,说不定就有这些大家族的因素在其中。

    可是公孙近这番话,让李春生有点犯糊涂。

    公孙家是何等大的势力,不可能会对方浩这个年轻人低三下四吧?连他们族长想要见方浩,都得求着他,得不到方浩的首恳,他们连见方浩的资格都没有,这也太荒唐了。

    或许,这个公孙家,并非是那个传说中的隐世大家?

    就在这时,穆婉婷说话了:“这位公孙先生,你们公孙家的地盘应该是北方六省吧,现在你们想要从我穆家手里争夺方先生,是不是做得太不地道了?”

    公孙近一愣,好像才看到穆婉婷,他盯着穆婉婷深深看了一眼,道:“这位穆姑娘,莫非是中原穆家子弟?”

    “你就别装了,现在方先生跟我穆家走得最近,这事儿你别说不知道,我可是方先生的司机,懂么?”

    公孙近脸上立刻堆满了笑容:“哪里哪里,我公孙家主想见方先生,并非为了一已之私,而是为了家国天下,此事关系重大,我想穆姑娘还是不要儿戏的好。”

    穆婉婷咯咯笑了起来:“还家国天下?你咋不说是为了全人类的繁荣与和平呢?”

    公孙近忽然正色道:“穆姑娘,我公孙家是什么情况,你难道不知道?当着方先生的面,我就算是有一百个脑袋,又岂敢胡说八道?”

    听着他俩你来我往针锋相对的对话,方浩皱眉道:“公孙先生,你们公孙家是什么情况,你说来听听。”

    公孙近见方浩问话,立刻又是一弯腰,道:“回方先生的话,我公孙家屹立夏国上千年,靠的便是趋吉避凶之术。”

    林冰冰听公孙近这么说,心中震惊之意无以言表。

    她冰雪聪明,一听就知道公孙近是什么身份了。

    方浩居然能令庞大的公孙家弯腰屈膝,方浩是怎么做到的?

    一旁的李春生更是吓得脸色煞白。

    果然是传说中的大家族公孙家族!

    以前李春生对这几个大家族毫不知情,也就是这两年,才偶尔听那些生意场上的大佬们谈起这几个家族。

    这几个大家族中,除了公孙家之外,全都是以武立家,靠的便是强大的武力,据说他们家族中的子弟,个个武功高强,随便一个半大孩子出来,都能轻易放倒几个拳击冠军。

    而这个公孙家却是个例外。

    与其他几家比起来,公孙家的武力并不怎么样,他们靠的不是超强的武力,而是观星占卜之术。

    就靠着这个本事,公孙家才能在无数次大乱中挣扎求生,一直安安稳稳地延续至今。虽然他们整体实力稍弱,但遭难的次数却是最少的。

    那么,这事儿就很明朗了,这公孙近应该就是公孙家的子弟了。

    弄明白了这一点之后,李春生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好像招惹到了一个根本惹不起的大人物,一个超级怪兽级别的大人物。

    公孙家的族长都要巴巴地求见方浩!

    同样是大家族的穆家子弟,居然给方浩当司机!

    这方浩好像毫无出奇之处,他的地位怎么会如此之高?

    李春生忽然想起了方浩之前对他的警告。

    他有一万种办法能令他家破人亡,这话……并不是吹牛。

    别说是方浩了,只说面前站着的公孙近,或者是这个穆姑娘,他俩任何一个人,都能在弹指间让他李春生灰飞烟灭,就好像他李春生从没有到这个世上来过。

    想及此,李春生两条腿都忍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他这时候很想站起来逃走,但两腿发软,根本动弹不得。

    况且,方浩跟他谈的事,他还没有回答,此时他也不能离开。

    李春生的模样,房内几人都看在眼里,不过现在没人搭理他。

    林冰冰和公孙近是何等人物?两个人都知道方浩跟这个李春生不是在谈什么好事情,既然是方浩的对头,他俩也就只当李春生是空气,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

    “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仗着有俩儿骚钱,敢得罪方先生,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公孙近心中冷笑。

    早些时候,家族里给他们这些子弟们,每人发了一张照片,照片里便是方浩。

    “不管在任何时候,若是看到此人,一定要好生对待,像侍奉亲爷爷一样就对了。”

    最开始公孙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毕竟他的身份还不足以了解这其中的内幕。

    后来,他专门就此事请教了一个比较亲近的堂兄,这位堂兄能力较强,在家族中还是有些地位的,消息也比较灵通。

    “这话我只对你一个人说,万万别让人知道,这位方浩方先生,乃当今世上,唯一的一位先天高手。”

    “什么?先天高手!”公孙近当时就惊得目瞪口呆。、

    作为公孙家的子弟,公孙近对家族历史非常了解。

    据他所知,公孙家在这一千多年来,每一次能够逢凶化吉,全都是靠贵人相助。

    除了其中一次是靠皇家外,剩余几次全都是靠先天高手施以援手,家族才得以存续下来。

    别的家族武力强盛,机会凑巧的话,他们家族内部都有先天高手,可他们公孙家武力不行,只能靠外援了。

    眼下已很多年没有先天高手现世了,他们公孙家时刻都保持着警惕,如果再有大难,他们真不知道如何度过劫难。

    方浩是先天高手!

    那么岂不是说,方浩便是他们公孙家的下一位贵人了?

    “我公孙家又稳了!”这是当时公孙近内心的想法。

    其实,方浩家住哪里,每天行程如何,公孙近全都知道,他时刻准备着与方浩进行一场偶遇,如果他真能跟方浩套上关系,那就是他公孙近一飞冲天之时。

    可惜,他一直没有这个机会。

    如果他强行制造机会,谁也不知道方浩会不会因此而动怒,到时候弄巧成拙,他公孙近可就成了家族的大罪人了。

    就在前几天,家族里忽然给他下达了新的指示。

    “事情有变,天下大变在即,若是你等有机会见到方浩,一定要向他请示,就说我们族长想要求见他,而且此事非常非常重大,若是一直没有这个机会,那么,说不定族长会亲自前往费城求见方浩,只是这样风险太大,万一惹方浩不高兴,将得不偿失……”

    得到家族这个指示后,公孙近心中剧震,如此言辞,是不是意味着家族又将遭遇浩劫了?天下大变,好像这次的劫难,比以往还要凶险。

    自从得到家族里传来的这个消息后,公孙近一直忧心忡忡,他知道族长的本事,算无遗漏,看来事情不妙啊。

    正焦躁间,方浩居然来到了他们的酒店,这可真是天赐良机,所以才有了这次与方浩的会面。

    “趋吉避凶之术,你公孙家倒是奇怪……”方浩淡淡地笑道。

    公孙近急忙道:“方先生,您一定要相信我,这不是迷信。”

    穆婉婷也道:“方先生,他所言不虚。”

    方浩忽然笑道:“既然你们公孙家有此能耐,那么,你们可会看相?”

    公孙近心中窃喜,道:“方先生,小的不才,我恰好对此略有研究。”

    公孙近别的能耐不说,这看相,他还真有两下子,方浩刚好挠到他的痒处。

    “那你给我瞧瞧?”方浩想试他一试。

    “给您看?这个……我怕……”公孙近有点顾虑。

    “怎么了?”

    公孙近忙给方浩解释:“我见您的第一眼,就看出了您威严极盛,害怕说错了话,惹您生气。”

    “没事,你就随便看看吧。”

    “那……行!我给您看看。”

    公孙近稍稍凑近了方浩,仔细端详着方浩的一张脸。

    “啊这……看额头,您这权势……”公孙近看得直想冒冷汗。

    “这……看您这鼻间……您这富贵……”公孙近真想把自己的头发扯出来一团。

    “还有您这印堂,您这运势……”

    “您这耳朵,哎呀,您这寿元……我的天哪……”

    公孙近张口结舌,没能说出一句囫囵话来。

    方浩听他说了好半天,渐渐有些不高兴了:“公孙先生,你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公孙近诚惶诚恐地道:“方先生,您这面相,我从未见过啊!我……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哪!”

    “你直说就好。”

    公孙近迟疑了一下,然后才道:“方先生,我真是不太敢说,因为比如您这财运吧,按面相上看,您将来可不是富可敌国了,您这比富可敌国都要厉害千百倍啊!”

    “好了,就到这里吧。”方浩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了。

    显然,这公孙近是多少有点本事的。

    公孙近见方浩态度有所缓和,这才松了口气,要是方浩说他是蒙人的,那他今天可就栽到家了。

    “你说你们家长想要见我?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事?”

    “方先生,应该是大事,方先生,我说句托大的话,我们公孙家别的不敢说,在这观天象,预知吉凶这种事上,我公孙家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公孙近索性豁出去了,为了能让方浩见族长一面,他也不谦虚了。

    方浩却摇头道:“我看未必。”

    公孙近一惊,忙问:“方先生,您以前遇到过这方面的高人?”

    方浩再次摇头:“没有,不过你公孙家的这个本事,说不定别人也会呢。”

    在他的系统商店里,有这方面的技能书,只是方浩懒得学罢了,如果他把这种技能学习到max,那么,所谓的公孙家,连给他当徒孙都不够格。

    方浩不管说什么,公孙近就算不乐意听,脸上连半点都不敢流露出来,嘴上同样也是如此。

    “方先生,您说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公孙家也只是别人送的虚名而已。”

    穆婉婷呵呵笑道:“怎么,刚才还吹得老大,怎么又怂了?”

    公孙近心中恼火,他能不怂么?他敢跟方浩硬刚么?你行,你咋不让方浩给你当司机呢!

    方浩这时说道:“那行吧,等两天我有空的时候,就见见你们家长吧。”

    既然公孙近有点本事,那么他的族长肯定不会算错的。

    这件事好像挺严重的样子,见见就见见吧,看他族长到底会说些什么。

    “那么,方先生,我就不打扰你们用餐了,我告退了!”公孙近很识趣地道。

    方浩点头:“那就不送了。”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末世制造大亨》,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