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花开彼岸!【大结局】(超长篇)这叹息声从古门中传出,仿佛从遥远的天国传来,却真切地回荡在每个人的耳边。

    战场上的所有妖怪,都忽然停顿下来,仿佛有一股莫大威严,让它们一起抬头仰望着古门,瑟瑟发抖,失去了战意。

    轩辕停下手中动作,看向唐麟,喃喃道:“终于……”

    最惊慌的却是一拳砸在玄牡之门上的妖皇,这银色古门突然传来一股让他心颤的气息,十分深邃恐怖,却又带着莫名的熟悉感觉,让他不由自主地升起一种恐惧感。

    “树儿……”那沧桑声音,从玄牡之门中传出,与此同时,一道近乎透明的白气从石门中飘出,幻化成一个模糊的身影,俯视着妖皇,“还记得我么?”

    妖皇看见这虚幻身影,瞳孔骤然一缩,如踩中尾巴的猫一般尖叫道:“是你,是你!!你怎么可能没死,不可能,绝不可能!!!”

    远处的第二仙皇,第三仙皇,乃至其余的仙皇,在看见这虚幻身影时,都是露出骇然神色,充满惊恐和难以置信。

    “师,师傅……”第二仙皇沙哑着嗓子,颤声道:“你,你还活着?不可能,绝不可能……”

    她一直重复着“不可能”,似乎在催眠自己一般。

    虚幻身影的目光眺过众人,望向远处的轩辕,就看见那个白衣如雪的青年,钢铁般冷漠的脸上,流淌下两道湿润的泪痕。

    这泪痕就像雨滴落在冷硬的冰雪上一般。

    “轩儿……”虚幻身影轻唤了一声,旋即似是笑了笑,低头望着面前的妖皇等仙皇,神色一肃,喝道:“还不出来?”

    这轻喝声落在妖皇等人耳中,如惊雷一般炸响,仿佛天旋地转,一切事物都模糊不清。

    包括妖皇在内的各大仙皇身上,都翻滚出一团黑雾,这些黑雾聚集在一起,形成一团不规则波动的黑气,里面浮出两颗血红的暗芒,像藏在黑气中的瞳孔。

    “桀桀……”阴森沙哑的冷笑声从黑气中传出,“你竟然没死,看来上次我下手还是轻了,这次你出来,是自不量力,这无数岁月下来,你不知道我强了多少,远远超越当初!”

    “当初你就被我打败,如今要杀死你,弹指间便是。”

    虚幻身影安静地听它说完,才微笑道:“是么?既然如此,为何还要用这些话语来动摇我的内心,想激起我的怒气或恐惧,不安?上一次为此而败给你,这次可不会依旧蠢下去。”

    “桀桀……”黑气中翻滚出声音,“那就让你看看,我还需不需要依靠动摇你的内心来击败你。”

    哗~黑气骤然翻滚,压缩成拳头大小,然后朝虚幻身影爆射过来。

    这虚幻身影没有闪躲,而是缓缓抬起手来,动作十分缓慢,却后发先至,将黑气给捏住。

    黑气在他的手掌中翻滚旋转,摩擦出一股激烈的电流火花,两股不同的气场互不相让,势同水火。

    “嘿!”黑气上突然闪过一抹暗芒,气势大增,#    化作一道光芒,从虚幻身影的后背射出。

    “你几个弟子的力量,品尝得如何?”黑气悬浮在空中,阴冷地笑着。

    虚幻身影在被黑气贯穿身体时,就剧烈波动起来,似乎随时会溃散一般。

    听到黑气的话,虚幻身影没有回答,而是全力稳下身体的伤势,片刻后,波动才渐渐消退,他深吸了口气,转过身来,望着玄牡之门后面的唐麟。

    唐麟立刻感觉一股巨大的威压笼罩自己,这虚幻身影如云雾一般看不真切,但却又似乎能看见他的面容,这虚幻身影站得极近,但却又仿佛远在另一个世界,永远无法触摸。

    “我不行了……”虚幻身影轻叹了声,“以我保存下的这一缕残魂,无法对付他,我会强行打通你的记忆,让你觉醒往昔的力量……属于我的力量!”

    唐麟怔道:“属于你的?”

    虚幻身影没有回答,而是轻轻抬手一点,虚幻如雾气般的手指上,绽放出一缕金光。

    这金光在唐麟的瞳孔中无限扩大,一下子取代了天地。

    唐麟回过神来时,就发现自己站在一片赤金色的空间,在自己面前站着一个白发老者,白眉飘扬,须发纷飞,一身宽松的长袍如雪纱一般飘渺。

    这白发老者站在这里,就像是宇宙的中心,天地都要围着他旋转,充满一种永恒的感觉。

    “这是你的灵魂空间。”白发老者慈祥地望着唐麟,“我的时间不多,在这里,你所有的问题,我都会为你解开。”

    “第一个。”他轻声道:“刚才说到我的力量……其实,你应该也有所察觉,你实际上就是我的转世之身,在上古时期,我和黑暗之主大战,一起陨落,但我知道它不会死,所以拼尽全力,保存下一缕残魂,并且将自己所有的道藏力量,都封印在一棵种子里面。”

    “这颗种子,经过了无数轮回的历练,越来越精纯,待到你这一世……就是开花结果时了。”

    唐麟怔怔地望着他,脑子有些乱糟糟。

    转世之身?

    无数轮回历练?

    白发老者微笑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你肯定会疑惑,外面的九大仙皇是谁?妖皇又是谁?”

    “没错,其实你也有所猜测了,你的想法是对的。”他轻声道:“他们都是我的弟子,妖(色色小说   皇是大弟子,但走入歧途,被我逐出师门,轩辕是二弟子,资质聪颖,我将【无量经】中的最强剑道传授给他,希望他依仗此剑,仗行天下。”

    “他做到了,没有被黑暗之主入侵。”白发老者神色露出欣慰。

    唐麟瞳孔一缩,骇然道:“这么说,你,你就是九大仙皇的师傅?”

    “不是我,而是你。”白发老者轻声道:“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本来就是一个人!”

    唐麟摇着头,“你是你,不是我,我有自己的家人,朋友,爱人和意识,可能我跟你有关联,但如今我是我,不是你!”

    白发老者微笑道:“你应该参透才是,家人,朋友,爱人都是虚幻,多少修士一生,都只能眼睁睁看着家人老死,爱人老死,这些是小乘道,而天地才是大乘道,你不认可我的身份,只是你的记忆还没觉醒,或者说,现在的你这份意识,才是真正的【我】意识里产生的一个【小想法】而已。”

    “轮回无数次,产生无数个读力意识,但真正觉醒记忆后,这些读力意识都只是一个片面的【想法】,就像你做了一个梦,你会去记得梦里的想法,并且坚信那才是你么?”

    唐麟怔住。

    梦?

    是啊!

    一旦觉醒记忆,是那个前世记忆占主导,还是自己?或许就像这老头说的,自己这份意识,到时就成为了一个梦而已。

    他握紧了拳头。

    “你在抗拒?”白发老者轻轻皱眉,“时候到了,就算你内心抗拒觉醒,回归真我,也是不可能,因为时机已经到了,我耗费苦心,就是等待这一刻的重生,然后击败黑暗之主!”

    唐麟身子一颤,霍然抬头,愤怒地看着他,“什么狗屁时机,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这跟夺舍有什么两样?”

    “没错,可以这样理解。”白发老者点头道:“我夺舍自己的身体,有什么错?没有我当初种下的这颗种子,就不会有如今的你!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予的!”

    “就像一个人,如果没有他,他又怎么会做梦?”

    唐麟惊醒了。

    他看着白发老者的目光,发现后者的表情,似乎在渐渐变得冷淡下来,对于对方来说,自己就是一个梦里的人物而已。

    而自己的所作所为,在对方看来,或许是很可笑而荒唐的。

    看到唐麟苍白的表情,白发老者眉头一皱,神色有些软了,轻叹道:“我知道你难过,只是如今事非得已,黑暗之主已经复苏,并且将各大仙皇内心的黑暗力量挖掘出来,占为己有,我只有让你觉醒记忆,才能战胜他,否则,所有生灵,都将毁灭!”

    唐麟紧紧咬着牙。

    不甘啊!

    一旦觉醒记忆,自己就等于从这世上消失。

    朵朵………一想到这个纯澈如雪水般的女孩,他就充满不甘,如果自己死了,岂不是会忘记她?

    白发老者轻叹了声,“我的时间不多了,你的觉醒很快就开始,不要抗拒,你只是做会真正的你而已……”

    他的声音渐渐消失,身影也随之变淡下去。

    唐麟心中突然充满一种恐惧,周围的金光忽然消失,堕入一片漆黑当中,与此同时,脑海中突然传出一阵刺痛,仿佛有无数莫名的东西涌进身体和大脑中。

    无数的画面片段,在脑海一闪而过。

    “是男孩儿,天生有点病弱,就叫刘康吧,希望以后健健康康的。”

    一群人围在一间大户人家的屋中,其中一对年轻夫妇抱着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婴儿,旁边一个白须的老先生轻笑着道。

    “好名字。”

    其余人都是赞同。

    画面忽然一闪。

    “紫星,别跑那么快。”

    “妈妈,你快点呀,走的好慢哦。”

    一座小山坡上,一个朴素打扮的年轻妇女擦着头上的汗,望着前面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小女孩,眼中充满慈爱。

    ……“小鱼儿,你真好,可以游来游去。”

    “我要是能走就好了。”

    一块石头羡慕地望着池塘里的鱼儿。

    ……“老爷,生了,妇人生了,是三公子!!”

    “咱家老大叫唐龙,老二唐小凤,老三就叫唐麟吧,龙凤麒麟,希望他们将来有出息。”

    “好啊!”

    ……所有的画面如电光般闪过,那一幕幕的,有的是男孩,有的是女孩,还有的是一棵大树,一块石头。

    这些,都是唐麟的前世记忆。

    而按白发老者的说法,这些只是一个个“梦”,在这些梦的尽头,才是真正的唐麟本尊。

    也就是九大仙皇的师傅,执掌【无量经】的绝代强者!

    ……“轩儿,为师就传你至尊剑道……”

    突然一个画面,一个白衣青年坐在大松树下,向面前的一个少年微笑道。

    这少年神色冷硬,抿着嘴唇,没有点头也没说话。

    白衣青年不以为怒,微笑着开始传授剑道。

    在这画面出现后,接下来涌出无数的画面,都是围绕着这个白衣青年的。

    要知道,这白衣青年何等强悍,寿命几乎是永恒,关于他的记忆是最多的。

    “我由天地孕育而出,【无量经】是我所创,记录了我领悟的十二天道,然而纵是先天生灵,也只能领悟一种天道,除非是天地孕育之体,才能领悟多种……”

    “我收下十个弟子,大弟子早年逐出,开辟妖族,自封为皇。”

    “九个弟子都是仙皇,为人正直,我很欣慰……”

    “黑暗之主?诞生于生灵的内心世界?”

    ……无数记忆纷沓而来,唐麟的眼眶一片空洞,许久后,才逐渐恢复了一丝清明。

    然而,这丝清明中却不是唐麟的清澈,而是另一种气质,在这一刻,唐麟犹如变了一个人一般,双手负背,睥睨天下。

    一股冲天的霸气从他的眼神中散发出来,并且蕴含着无尽岁月的沧桑。

    “哼!”【唐麟】神色冷酷,抬头望去,向那黑气道:“现出你的本体吧,就凭这一点吸食的能量,是杀不死我的。”

    黑气似也明白,并没有多说,里面红光一闪,露出一道十丈高的巨大身影,三头八臂,青铜色的身躯,身上刻着奇异的符纹,充满邪异感觉。

    “你果然复活了。”这黑暗之主嘲弄地望着【唐麟】,“当年的你,还能和我一拼,如今的你,我弹指间就能击杀!”

    “是么?”【唐麟】冷笑一声,“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转世千百次?”

    “恩?”黑暗之主挑眉。

    “你应该没有见过,第十三个天道吧……”【唐麟】眼眸突然化作银色,变色刺眼无比,他浑身都散发出一股滔天的气息,将旁边的各大仙皇都震飞。

    “好强!”

    远处观望的太玄真人等人,感觉喉咙一阵窒息,身体被卷出无数万里外。

    “太可怕了。”龙真人背脊发毛,“这唐麟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强,我感觉,他一个眼神,不,一个眼神都不能,就用杀死我,太可怕了!”

    “我感觉在他面前,自己就是蝼蚁。”旁边一魔道强者心有余悸道。

    太玄真人脸上难看。

    ……黑暗之主望着唐麟,惊怒道:“第十三天道?放屁!这天地运转的法则,只有十二道,你如何能创出第十三道?除非你已经打破这天地,超脱一切,如果真能做到这一点,你早就能前往更高的世界了,何必在这里苦苦等候?”

    【唐麟】冷酷道:“当然是等着杀你!”

    黑暗之主咆哮道:“死!!”

    【唐麟】表情严肃,头顶浮现出十二道光芒,分别是至尊剑道,空间天道,时间天道等等。

    轮回道就属于时间天道里包含的一种道。

    “众生道!”【唐麟】低沉道。

    在这十二天道浮现出来时,突然间一股银色光芒从唐麟身上浮出,将十二天道都包含在里面。

    “怎么可能!!!”黑暗之主惊恐道:“你,你怎么可能领悟出第十三天道!!”

    【唐麟】冷笑不理,专心地望着面前的十二天道,只见这十二天道在众生天道的包容下,逐渐化作一颗银色的气团。

    “众生即是天道……”

    【唐麟】神色冷漠,将银色气团弹向黑暗之主,“你借由众生的心灵阴暗而滋生,我借由众生的【道】而为力量,在这点上是一样的,你可以死了!”

    黑暗之主狂呼一声,浑身涌出无尽黑气,朝银色气团撞去。

    轰!!!

    天地间炸得一片空白,所有的一切声音,时间,风,云,全都消失不见。

    许久,许久。

    ……后记:

    若干年后。

    仙界三十三仙州的紫云仙州,一间茶馆酒楼中。

    “各位看官,这次【无量】第三十六回说起,话说上古那封为【无量战】一役后,以无量始祖获胜告终,自古邪不胜正,那黑暗之主自然是死了,但没有死透,据说还会复活过来,不过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先说说除了那轩辕仙皇之外,其余各大仙皇都恢复神智,善念主导身体,清退妖怪,开辟出**区域,将仙域重新恢复为仙界!”

    茶楼台上,一个说书人打扮的白须老者说的口沫横飞:“如今仙界一切秩序稳定,而那位传奇人物,九大仙皇的师傅,也在此战后消失,从没有人见过,关于这位传奇的传言,倒是有很多,甚至有人说见过他,还是他的弟子,这些自然是谎言。”

    “这位传奇人物不是有很多轮回么,其中那个叫‘唐麟’的那一轮回的意识,后来就消失了么?”有客人提问道。

    “朵朵复活了么?”另一个人问道。

    说书人微微一笑,“那叫‘唐麟’的自然是消失了,这只是那无量始祖的一个梦而已,轮回如梦,就是这个意思,而那位可歌可泣的朵朵姑娘,自然也是香消玉殒,不可能再复活。”

    “哎!”

    “哎!”

    茶楼中大部分客人都忍不住叹气,露出惋惜表情。

    ……仙界,死亡海。

    说到死亡海,几乎人人谈而变色,就算是界仙强者,都不敢踏入这里半分,这里没有怪物,没有人类,没有树木花草和生灵。

    只有一片充满死气的海洋,任何来到这里的人,都会被这里的死气所腐蚀。

    然而此刻,在这死亡海上面,却有一叶扁舟在滑动,这小舟上躺着一个青年,眉目清秀,一头黑发飘逸,带着几分书生气息。

    在他旁边摆放着一块三尺长的白玉色石头,像一座拱起的小桥。

    若有人看到这青年,一定就会认出,正是那传说中的唐麟,也就是无量始祖。

    此刻的他,眼眸中依旧带着几分睥睨的霸气,就像俯视天地的至尊霸主,他一边滑动着小舟,一边抚摸着白玉色石头。

    就这样晃荡在死亡海上。

    不停地漂泊,漂泊。

    不知过去多久,在某一天,这白玉色的石头上,忽然焕发出一颗绿色新芽,渐渐开花,似乎有一道朦胧的纯澈身影,从这花蕾里飘起,嫣然微笑地望着他。

    无量始祖无意中看到这纯净如雪的身影,身体轻轻一颤,握着白玉石桥的手指都凝固了,片刻后,他的身体才从紧绷中缓缓舒开,嘴角露出了笑容。

    全书完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