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0章希望!(大结局)“龙神。.”双头魔龙听到这一龙吟之声不禁颤栗着叫道。

    随着梁夕身体的增大,他身体周围的能量也疯狂肆虐着,那大殿在这股力量之下,顿时抵挡不住,开始垮塌。

    与双头魔龙缠斗的三圣子如今只剩下了两个,其中一个被双头魔龙一头叼脑袋,一头叼双腿给硬生生扯成了两半,只有魂魄被其他二人收了去。

    “怎么可能,晋升主神之后的人怎么可能还能增长实力。”两个圣子惊恐地说道。

    双头魔龙则是怪笑一声,道:“你们实在是太不了解他了。”说着就将地狱熔炉向着二人盖去。

    神识海中,比艾也如此想梁夕问道。

    梁夕只是微微一笑,道:“你为什么就那么自信自己能够夺得我的神格呢,为什么就那么相信晋升主神之后,我的实力就不能增长了呢。”

    比艾面色一沉,旋即说道:“就算如此你也不可能战胜我。”

    梁夕脸色露出微微的笑容,道:“就是因为你身具五位主神的神格吗。”

    比艾沒有说话,算是默认。

    梁夕却是嗤笑一声,道:“你且看好,我怎么杀你。”

    外界,梁夕和比艾的身体都已经长大到了百米至高,伸手可触大殿之顶。

    只听梁紫叫道:“爹爹又变大了。”

    便是这时,梁夕忽然伸出手去向着头顶虚空一抓,一道白光从屋顶射出,一柄锋利的长剑出现在他手中,然后梁夕持剑挥斩而下。

    只见那鲜血如同瀑布一般从比艾肩头流下,剑身白光闪过,比艾的身体被斜斜地斩成了两截,那鲜血就像骤然给他披上一层红布。

    比艾瞪大眼看着梁夕,眼中犹自不相信自己身具五主神之神格却被他一剑斩杀。

    然而他不知道梁夕不仅仅成就了战争之神,还同时突破了龙族战气,达到了龙族战气第六重,从此化为金龙真形,成为了龙神。

    换句话说他不仅仅是十二主神当中的一个,还是龙族之神。

    自古以來,龙都代表着高贵,强大,虽然万千年來从未取代过人类,可是却绝不影响它们在修真者心中强大的地位。

    龙神,这代表的是另外一个真神。

    比艾的身体斜斜坠下,身上缓缓散发出道道白色光点,那是他身体之中的五位主神的神格,如今比艾被梁夕一剑斩杀,这五位主神从此不复存在。

    “好东西,别浪费。”双头魔龙大笑着叫道,带着地狱熔炉飞來,直接将比艾的尸体丢入了地狱熔炉之中。

    梁夕知道那一次双头魔龙也受了重伤,被陌楠带到这云霄神殿之中放到了轮回之中,依靠着里面时间的力量才逐渐恢复过來。

    梁夕的身体逐渐恢复原本大小,深吸一口气,收敛了那强大的气息,空中盘旋的八条白龙咆哮一声,融入他的身体之中。

    见比艾身亡,与双头魔龙相斗的两个圣子便趁机逃脱而去,双头魔龙却沒有追赶。

    梁夕來到九尾龙狐和娜迦身前,道:“你们还好吧。”

    九尾龙狐和娜迦点了点头,梁紫叫道:“我也很好呢。”

    梁夕冲她微微一笑,捏了捏她的脸蛋,道:“紫儿很乖呢,我们一起去找娘亲,好不好。”

    梁紫叫道:“好。”

    当下四人一龙,走出殿外,在梁夕走出殿外的那一刻,云霄神殿轰然倒塌,原來本就摇摇欲坠的神殿一直沒倒,却是因为梁夕暗中支撑着,他一离开,神殿便直接倒塌了。

    殿外,一道金光直冲天际,而金光之源便是那七十二黄金甲士。

    此刻的黄金甲士一个个都已经成为一个个的黄金雕像,融为一体,金光从他们身体之中流淌而出,然后汇聚到中央,形成一道冲天的金光。

    远处的天空出现了一道道漆黑的无规律的线条,就像是被打破的镜子正在分崩离析。

    远处的山峰正在崩塌,河流正在改道,地面裂出无数的巨大裂缝,惊恐的野兽四处逃窜,飞鸟飞至空中,被那一道道的空间裂缝吸入其中,不知生死,野兽在地面狂奔,却落入陡然出现的巨大裂缝之中,那裂缝之下却是滚滚岩浆,坠入其中必死无疑。

    “终究还是晚了一步。”承天大圣看着面前的情形说道。

    诸神无唯和诸神无念站在承天大圣身边,一言不发。

    九尾龙狐低声对梁夕道:“空间主神已经将凝水她们救走了,你不要担心。”

    梁夕微微一笑,道:“嗯,我知道了。”

    九尾龙狐心中不禁疑惑,梁夕看上去沒有一丝的着急或者担忧,这一点也不像他的作风,可是此刻,九尾龙狐心中纵然有疑,却也不便询问。

    梁夕道:“还有办法。”

    承天大圣缓缓摇头,道:“我进入轮回依靠时间之力寻找对抗神国的办法,最后得到的结果却并不理想,我知道十二主神有着一个大胆的计划,可是那将是驱狼逐虎,终究不能善了。”

    梁夕淡然一笑,道:“可是这个计划不正是你提出的吗。”

    承天大圣略一沉吟,显然也不禁疑惑为什么梁夕会知道这件事情,承天大圣道:“是的,这几乎是唯一能够对抗神国的办法。”

    “那为什么不将它进行到底呢。”梁夕道。

    承天大圣不禁一愣,旋即哈哈一笑,道:“果然不愧是战争之神,便是如此也有着无比的战斗勇气,好,便将它进行到底。”

    梁夕微微一笑,道:“我需要前往神国,不知大圣可否相助。”

    承天大圣道:“好,我与你同行,无唯、无念你们在此等候空间之神的指示。”

    诸神无唯和诸神无念道:“是。”

    承天大圣伸出干枯的双手,在空中一拉,双目之中射出一道强大的金光,承天大圣道:“神域第五环是混沌空间,也是时间乱流之地,你们进入其中可要小心些,若是被时间乱流击中,或能陡然增加千年修为,也或许直接老死,也有可能直接变成婴儿,总而言之,需小心再三。”

    梁夕拱手道:“多谢大圣谆告。”

    承天大圣淡然一笑,首先跳入那身前的黑色空间通道之中。

    梁夕转过身來,九尾龙狐立即道:“我跟你一起去。”

    娜迦却道:“我不会去。”

    梁夕沒有反对,只是说道:“一切小心。”旋即又对诸神无唯兄妹拱了拱手,抱着梁紫进入那空间通道之中,九尾龙狐紧随其后。

    诸神无唯微微皱着眉头看向娜迦,娜迦却眼看前方,不理诸神无唯兄妹,不久,那远处天空忽然出现一道巨大的黑影,遮天蔽曰。

    ……梁夕和九尾龙狐跟随着承天大圣一道进入空间通道之中,旋即便那通道之中拥满了人,当真是人山人海。

    梁夕和九尾龙狐都不禁一愣,旋即便听承天大圣道:“这些都是幻想,乃是时间流淌所至,每一个活着或者曾经活着的人都经历过岁月的洗礼,在这里都会形成幻想。”

    梁夕和九尾龙狐不禁吃了一惊,古往今來,生生死死,來來去去多少生命,哪个生命又不曾有过时间的呢。

    承天大圣又道:“这些幻想会迷惑心智,但并不太强,只是太多,你们小心些。”

    梁夕和九尾龙狐郑重地点了点头。

    梁夕抱着梁紫雨九尾龙狐向着前方而去,那前方虽然拥满了人,看上去犹如实质,但是却并沒有能阻挡他们前行的脚步。

    一道道幻影穿透梁夕等人的身躯,虽然尽力克制,可是还是有那么一些幻象留在脑海之中,让人感觉有些眩晕。

    忽然,这时梁夕发现他拉不动九尾龙狐,转头一看却见九尾龙狐被另外一个女子拉住了手,梁夕不禁大惊,叫道:“小妖。”

    “她被幻象迷住了,我们帮不了她,只能让她自己战胜幻象才行。”承天大圣在一旁说道。

    梁夕不禁惊道:“若是战胜不了,那又如何。”

    承天大圣道:“若是战胜不了,从此她的灵识将会留在这里,带出去的只是肉身。”

    梁夕不禁大惊道:“难道沒有别的办法。”

    承天大圣道:“沒有,这也是为什么神国极少有人能够出來的原因。”

    梁夕心中不由得一紧,心中忽地灵光一闪,道:“我要去帮她。”

    承天大圣不禁奇道:“这如何能帮。”被幻象迷住,外人无法帮忙,这在他的心中早已根深蒂固。

    然而承天大圣却不知道梁夕和九尾龙狐能够心意相通,却不是因法术而心意相通,而是这二人感情之故。

    “请大圣护我肉身周全。”梁夕说道,旋即闭目不动。

    梁夕只觉脑海之中一阵眩晕,便见九尾龙狐站在一处高山之巅,在九尾龙狐身前还有一个极为漂亮的女子,却不知道是谁。

    梁夕心想,此人大概便是迷惑九尾龙狐的人,可是却不知道她是谁,梁夕走到九尾龙狐身边,说道:“小妖,我们回去吧。”

    小妖不应,那面前女子却是看向了梁夕,淡淡一笑,梁夕不禁大奇,面前女子何时成了紫夕的模样。

    只听紫夕说道:“梁夕,紫儿怎么样了,你不管她了吗。”

    梁夕下意识地说道:“沒有,我沒有不管她。”虽然心中有着一丝清明,知道这是幻象,可是却还是忍不住回答。

    紫夕又道:“那你为何來此呢,那承天大圣与神国狼狈为歼,你将紫儿交给他,岂不是让她落入敌手,我和你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

    梁夕道:“我记得。”

    紫夕又问道:“那你不救我了吗。”

    梁夕立即说道:“救,我一定会救你。”

    紫夕面容凄苦,道:“你说谎,你根本不想救我,只想着这个女子,否则我对你说过的那些重要的话,你怎么会不记得。”

    梁夕大急道:“我记得,我都记得,你在我晋升主神之时说过,我可以用天罚之剑”

    “梁夕,醒过來。”九尾龙狐这话时候却是醒了,见梁夕呆呆地看着前面,于是大声尖叫道。

    紫夕道:“这个女人好讨厌,梁夕你杀了她吧,你刚才的话,我都沒有听清呢。”

    梁夕道:“好,我这就杀了她。”说着就一掌向着九尾龙狐额头拍去。

    九尾龙狐大惊,伸手便挡,然而却已为时已晚,况且二人实力相差极大,这突兀的一掌又怎么能挡得住,只能凄苦地看着梁夕。

    然而当那能量轰击得九尾龙狐额头生疼的时候,梁夕却陡然停了手,道:“我不能杀她。”

    紫夕问道:“为什么。”

    梁夕收掌,看向紫夕,道:“因为她是我老婆。”

    紫夕面容凄苦,脸上流下两行清泪,说道:“可我也是你的妻子,是你孩儿的母亲啊。”

    梁夕嘴角微微翘起,说道:“你不是。”

    紫夕大惊,道:“梁夕,你不认我了吗。”

    梁夕讥笑道:“紫夕我当然认,可是你我却不认。”

    紫夕惊恐地叫道:“梁夕,我就是紫夕啊。”

    梁夕不再多言,翻掌便打,紫夕大惊,身体陡然被轰击出去,吐出一大片鲜血,道:“梁夕,你”

    梁夕淡然一笑,道:“星辰,你何必做此苦肉计。”

    紫夕的脸色变幻,却仍是凄苦地说道:“梁夕,你真的不管我了吗,我是紫夕啊,不是星辰。”

    梁夕只是淡淡一笑,握着九尾龙狐的手,道:“刚才好险,让你受惊了。”

    九尾龙狐死里逃生,心中确实是惊,但此刻却更欢喜于梁夕的关怀,轻轻地摇了摇头。

    梁夕道:“我们走吧。”

    九尾龙狐嗯了一声。

    旋即二人消失在原地,身后却仍是传來紫夕凄苦的叫声:“梁夕,救我。”

    通道之中,梁夕和九尾龙狐睁眼醒來,承天大圣不禁大奇,旋即叹道:“世道果然在变,我在轮回当中待得太久了。”

    梁夕微微一笑,道:“非也,只是我二人能够心意相通罢了。”

    承天大圣虽然身为大圣,却并无多大傲气,负手说道:“不管如何,那都是我错了。”

    梁夕淡淡一笑,一行人继续前行。

    “梁夕,对不起,刚才都是因为我才”九尾龙狐抱歉地说道。

    梁夕笑道:“不用说对不起,我们是夫妻嘛,更何况若不是你,我还不知道星辰已经得了自由了。”

    九尾龙狐奇道:“你怎么知道那是星辰。”

    梁夕道:“那不完全是幻象,星辰真正的思想也在其中,我差一点就着了道。”

    九尾龙狐道:“这怎么可能。”

    承天大圣却道:“星辰为万物之母,实力强大,做到这一点并不奇怪。”

    梁夕对九尾龙狐点了点头,却是问道:“对了,你见到的那人是谁。”

    九尾龙狐脸色一僵,旋即说道:“那是我母亲。”

    “啊,原來是丈母娘大人,都沒來得及打声招呼。”梁夕笑道。

    九尾龙狐脸色一红,在他腰间狠狠一掐,梁夕配合着大叫了一声。

    空间通道很长,可是由于这里时间乱流的缘故,梁夕等人却并未花费太多的时间,很快便到了出口。

    那出口之前已经有着神国人在等待着了,见到的人却并非他们等待的七圣子而是梁夕等人,不由得都是大惊。

    旋即一场大战爆发。

    这些人实力最弱的也在灭世力量一重天境界,十几个人将梁夕四人围住,一道道狂暴的能量轰击而來。

    承天大圣怒喝一声,与其中四人战斗在一起,梁夕居中,战意剥夺施展而出,这些登时失去战斗意志,只想脱离战场。

    梁夕三人很快便占据了上风,那十几个人却是连连退去,不久便留下五具尸体,其余人却是逃离了这里。

    梁夕三人飞上高空,放眼望去,一片金色,金色山峰,金色大殿,金色雕像,一幕幕却全是金子做的一般,难怪每一个从神国出去的人身上都带着无数的黄金。

    梁夕心想若是将这些黄金夺來,那将是多么大的一笔财富啊。

    承天大圣道:“神国是神域中心,也是神域第六环,却也是最小的一环,整个地方只有一座城池,那便是神城。”

    此刻的神国也在震动,一片片土地从混沌之地飞來,然后融入神国之中,无数的灵气也自四面八方涌來。

    梁夕不禁深吸了一口,这神国的灵气比神域其他任何一个城池的灵气都要浓郁,几乎可以与以前的四方天地媲美了。

    承天大圣看着远处八根冲天的金色光柱,道:“如今,唯有这一次机会了。”

    梁夕道:“那便做吧。”

    承天大圣道:“好,放手一搏,未必沒有机会。”

    二人刚刚说话,便见远处数千名黄金甲士向着他们飞了过來,承天大圣道:“我來拦住他们,你们去吧。”

    梁夕拱了拱手,带着九尾龙狐向着其中一道金色光柱飞去,那数千名黄金甲士如同蝗虫过境般飞來,一些人见梁夕和九尾龙狐离开,便立即前去追杀,却被承天大圣猛然大喝一声,一片青色结界顿时其周围罩住。

    梁夕不知道承天大圣能撑多久,因此并不耽搁,好在那光柱也并不十分遥远,梁夕三人很快便來到光柱之下。

    “梁夕,你要怎么做。”九尾龙狐并不知道梁夕心中所想,于是问道。

    梁夕道:“我要将紫夕召唤回來。”

    九尾龙狐惊道:“那岂不是连星辰也一起召唤回來。”

    梁夕点了点头,道:“我自有分寸。”说罢将梁紫交给九尾龙狐,手中长剑出鞘,直接刺向那金色光柱。

    那一剑之下,金色光柱猛然颤抖起來,光柱之中似是熔融的金水向外流淌着,一条黑色细线从剑身之上出现,旋即如同一道青烟向着天空蔓延而去。

    九尾龙狐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一切,她知道那一道黑线是空间裂缝在形成。

    “你站开些。”梁夕低声道,此刻他是尽全力施为,也感到了一丝不支的疲惫,若非他得了四灵之中的三灵之魂,而这三灵之魂又得了应龙修复,以此他突破了龙族战气第六重,否则此刻哪里能够支撑得了。

    便是这是那天空之中,轰隆隆直响,一道道巨大闪电开始劈下,却都被那细小的空间裂缝吸收进去。

    以此为能量,那空间裂缝越來越大,其中荡漾的巨大能量波动也令人十分惊惧。

    忽然,梁夕大喝一声,猛然拔出长剑,天空之中四道雷电轰然劈下,梁夕持剑而立,却丝毫不惧,身具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闪电劈下,梁夕却并未因此而受伤,相反,那雷电只在他手中剑上缠绕,却并不伤梁夕分毫。

    “轰隆隆。”

    几声雷鸣过后,雷电消失,然而一道道黑色细线却留在空中,似乎是那雷电将空间劈出了一道道裂缝一般。

    旋即便见那一道道黑色细线迅速聚拢,化为一条,从剑尖直冲霄汉之上。

    “嗡。”

    忽然,空中发出一道沉闷的声响,仿佛千年的大门忽然间打开,只见那剑尖之上的黑色细线向着两边分开,正是如同一道大门打开。

    瞬息间,一道紫光自那空间之中射出,一个人影飞出,正是被封印在无尽虚空的星辰。

    旋即,五尊巨大的雕像忽然冲出,直落在个个山头之上,将那地面砸出无数裂缝。

    而在龙之九子的护卫下,那熟悉的紫色水晶棺材再一次出现在梁夕的眼中。

    梁夕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笑容,看着那紫色水晶棺材,似乎能够感受到紫夕的存在。

    梁夕知道紫夕就在那里面,能否将她救出,就在自己了。

    便是这时,忽然天空之中雷电再次轰然落下,一道道如同雨点般落下,而在那无数的雷电之中,一座巨大的城池如同海市蜃楼一般突兀出现。

    正是四灵城。

    雷电消散,四灵城轰然坠下,然而这时候,天空之中一个巨大的人影却突兀出现,一只巨大的黑手手爪向着四灵城抓去。

    四灵城主猛然打出四道光束,黑暗与光明交汇,天空在瞬间变幻,头顶漆黑一片,宛如恶魔禁地,地面光明大放,却如神灵之地。

    “至高神。”黄金甲士们见状顾不得于承天大圣斗法,纷纷跪倒叩拜。

    忽然,那紫色水晶棺中紫光大盛,五尊龙之九子雕像骤然化作一片青芒融入紫色水晶棺中。

    梁夕回到九尾龙狐身边,与九尾龙狐和梁紫一起看向天空中巨大的黑色手爪,心中无不惊骇,这就是至高神么。

    “啊哈哈,星辰,这一次你当真有把握杀了我吗。”忽然,一道女子声音大笑着说道,却是星辰的声音,只是她与紫夕原本是同一人,因此称紫夕一直都是星辰,而不是紫夕。

    便在这时,那紫色水晶棺轻微震动,一道虚淡的人影从中飘出,却正是紫夕。

    “娘亲。”梁紫见到紫夕,立即叫了一声。

    梁夕已经赶了过去,道:“紫夕。”

    紫夕微微一笑,身体化为实质,转身对星辰道:“这么多年了,这事也该有个结果了。”

    星辰笑道:“是啊,该有结果了,可惜紫薇那混蛋已经死了,否则我必将他碎尸万段。”

    紫夕道:“如果他还活着,你早已死了。”

    星辰呵呵一笑,道:“我死了,你又能活吗,如今你还有了一个孩子,当真可笑,现在你还可以无所顾忌地与我相斗吗。”

    紫夕淡然地说道:“不能。”

    星辰道:“既然如此,你还凭什么和我斗。”说着,星辰的身影渐渐在虚空中显现。

    “轰”

    这时至高神的手爪终于和四灵城分出了胜负,四灵城终究不敌,被直接打入地下。

    天空黑影渐渐缩小,眨眼变作一个人形大小,然后从虚空落下,众人这才第一次见到至高神的真面目,而黄金甲士则早已匍匐在地,连声叩拜。

    至高神越走越近,众人赫然发现,那竟然是一个女子,黑影渐渐散去,露出真实面目,众人不由得大吃一惊,这至高神竟然与星辰紫夕一模一样。

    星辰与紫夕本是同源,相貌相同并不奇怪,可是这至高神却也是如此,这

    梁夕想不通,在四灵城中的几位主神更加想不通。

    “这就是你留下的那道灵魂。”紫夕却是毫不惊讶。

    星辰微微一笑,道:“正是,你可以用天罚之剑将我们分开,我为何不能再分开一次,她拥有我们十分之一的肉体,在紫薇星盘中重生,便是你也不能将其封印。”

    紫夕点了点头,却道:“那时候你就知道我要对付你了。”

    星辰哼了一声道:“在你起这个心思的时候我就已经在准备了,只是我不能长期压制你,只好使些小手段了。”

    紫夕道:“你若不是想放逐二十八星宿,我又何必对付你。”

    星辰怒道:“你知道什么,二十八星宿的使命便是毁灭,可是你曾对紫薇说过一句话,我现在还记得,你说毁灭即是创造,创造亦是毁灭,我很认同这句话。”

    紫夕道:“是的,紫薇当时问我将凶兽放逐到太古铜门之后是对还是错,于是我就这样说了。”

    星辰道:“哼,可是你现在已经忘了。”

    紫夕却道:“我沒忘,是你疯了。”

    星辰哈哈一笑,道:“我疯了,错了,不是我疯了,我才是星辰本人,你只不过是紫薇教化下的一个蠢货。”说罢,身影一闪,将至高神融入了自己身体当真,去听星辰怒道:“任你逍遥了一万年,你也要反抗我了吗。”

    那声音惊叫了一声,却很快沒了声息,旋即星辰怒哼道:“你想反抗我,再等一万年也做不到。”

    紫夕却是淡淡地说道:“她已经产生了自主意识,自然不会再对你言听计从。”

    星辰怒哼一声,并不答话,却道:“你休要再说,今曰你解除封印,那便是我自由之时,你的力量已经消散,现在还有谁能阻止我。”

    紫夕道:“他。”说着看向梁夕。

    星辰微微一笑,道:“他不过是个小小主神,这神格都是我赐予的,他有什么能耐杀我,况且,你我同源,你会杀了我吗?”

    紫夕却道:“他可以的。”

    星辰怒道:“那便试试吧。”说着一把抓向虚空,那虚空中显现出一片巨大的山川流水,城镇村落,却是梁夕熟悉的人界。

    星辰一把抓下,直接将人界破碎,无数的灵气向着星辰涌來,旋即哼了一声,一只巨大的手爪向着梁夕抓^H小说   來。

    便是这时候,米修却是笑意盈盈地走了过來,道:“小妞,休要猖狂。”

    星辰大怒,喝道:“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米修并不着怒,手掌一翻,冤魂镜出现在他手中,旋即无数的冤魂从冤魂镜中涌出,瞬间铺天盖地。

    星辰哼道:“凭这些死人也想与我对抗吗。”

    米修道:“至高神已经产生自我灵识,为了对抗你,所以将一个弱点透露了出來,这件事情你不知道吧。”

    星辰面色一变,却见那铺天盖地的冤魂齐声喝道:“星辰大帝。”

    这便是至高神的称谓,却也是至高神留下的一个巨大的破绽,为的便是对抗星辰。

    星辰神情大变,身体陡然裂出无数裂纹,就像一个摔破的瓷娃娃。

    而与此同时,紫夕身上也出现了同样的裂纹。

    梁夕大骇,紫夕却是手轻轻一抚,对梁夕道:“只有你能对付她,四灵城可以抵挡她的攻击,你去吧。”

    梁夕看着紫夕,心中有着许多话,此刻却是说不出來,身影一闪,來到了四灵城中。

    只听星辰道:“我倒要看看你找的男人到底强到何种程度。”

    紫夕微微一笑,手掌在空中一划,一片空间波动随即而至,却是四方天地飞到了她的手中,旋即被她打向那无数破灭的生存空间,以此稳定那些破碎的空间。

    梁夕來到四灵城中,陡然见到雪闻、尔雅、薛雨柔、薛雨凝、凝水、枚雨、拓跋^H小说   琬婉

    曾经的朋友竟然都在此地。

    旋即又见陌楠和几位主神站在另外一边,空间主神道:“是我救下了他们。”

    梁夕道:“多谢。”

    空间主神微微一笑,并不作答。

    陌楠道:“本來我们打算斩掉星辰的灵识以对付至高神,然而如今至高神便是星辰,这一计划自然不能继续施行。”

    梁夕道:“我知道了。”

    便是这时候,巫师婆婆走了过來,道:“星辰的力量已经在诛天境界之上,唯有紫薇星盘能对付她。”

    梁夕点了点头,道:“那便开启紫薇星盘吧。”

    巫师婆婆点了点头,领着梁夕來到那四灵城中央,在那中央祭坛中,娜迦已然身化朱雀等待着梁夕。

    空间主神在他身边道:“朱雀之魂必须在你身体之中,娜迦灵识全在朱雀之魂中,能否活下去全在你一念之间。”

    梁夕知道空间主神救下他的一众朋友便是因此,便道:“我会让她活着的。”

    空间主神点了点头,随即退后。

    梁夕走入祭坛之中,朱雀之魂立即融入其体内,旋即凤鸣龙吟,四灵之魂从梁夕体内冲出,融入祭坛之中的四尊雕像之中。

    梁夕祭出地狱熔炉,双头魔龙从地狱熔炉中咆哮冲出,那地狱熔炉陡然化开,分作七把北门神兵悬浮在天空之中。

    这时候,林筱走了出來,手掌之上划出一道血口,鲜血化作雾状将整个祭坛包围。

    同时,这时候五个人同时走入祭坛之中,却是土灵比卡阿克塞、木灵凝水、水灵尔雅、火灵薛雨柔,那金灵却是达西。

    五人进入祭坛之中,身体之中陡然血雾飞散,显得痛苦已极,却见凝水浑身青光泛发,将五人笼罩,这才让五人不再那么痛苦。

    巫师婆婆叹了一声,将尼洛妃交给她的白虎之颅交给陌楠,旋即走到一边,陌楠手持白虎之颅与六位主神一同走进祭坛之中。

    “昂”

    便是这时,那被血雾包围的祭坛中传出一声虎啸,旋即便听到一阵低低的吟唱之声,却是娜迦所说的唤神之语。

    祭坛之中光华闪耀,四灵城震动,一片淡淡的光幕出现在众人头顶,双头魔龙叫道:“那是什么。”

    巫师婆婆道:“那便是紫薇星盘。”

    众人看向那天空之中,只见天空一片黑暗,上面星光点点,宛如黑夜星空。

    梁夕身在祭坛之中,可是眼前情景却非祭坛之中的景象,那是一片虚无的空间,空间之中泛着许多光点。

    梁夕走进看去,却是一个个他不认识的字体,却是万年之前的字,虽然他不认识,可是他眼睛一一看去,却能在脑海中自然而然地明白那字体的意思。

    星辰看着眼前无数的冤魂,手掌一拍登时打散无数冤魂,却听米修道:“你毁灭七界,七界的万物生灵都在此处,你能杀得完吗。”

    星辰怒道:“活着我都能杀,死了我还不能杀么。”说着,一直巨大的手爪突兀出现,直接拍向米修。

    米修身影却陡然消失,却是尼洛妃将他带走。

    星辰被冤魂镜重创,实力大损,然而她毕竟已经到了诛天力量境界,岂是常人所能比的。

    翻掌而下,尼洛妃米修登时被打得吐血,米修在尼洛妃的全力保护下,仍是重伤昏迷,尼洛妃却顿时丧命。

    便是这时,梁夕却忽然出现在星辰面前。

    “爹爹。”梁紫叫道。

    梁夕回之一笑,手掌一摊开,却是数十颗圣者之心,圣者之心飞向梁紫,迅速融入梁紫眼中。

    星辰望着梁夕,不禁皱眉,道:“你可要想好了,杀了我,她也活不成,你当真能和幻境之中一样狠心。”

    梁夕不答,手中长剑光华一闪,长剑立天,与此同时,梁紫身体自然飘起,九尾龙狐抓也抓不住。

    紫夕身体在这时陡然化开,星辰大惊,发现她和紫夕在此共存于同一身体之中,不由得大怒喝道:“你想干什么。”

    便是这时候,梁紫双眼之中发出一道炫目紫光,恐怖的能量直接将空间击碎。

    星辰大惊,那紫光的能量她十分熟悉,正是原本自己的力量,那力量令她也十分惊惧,双目之中也猛然射出两道紫光与之相抗。

    可是这时候,梁夕却陡然一剑当头斩下,星辰不由得大怒,梁夕此刻虽然气势极大,可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气势又有什么用。

    星辰伸手拍去,一掌便将空间拍碎,在她想來梁夕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的。

    可是她却惊骇的发现,梁夕丝毫不受影响,直接一剑劈下,将她劈成了两半。

    “我身在过去,剑在未來,你一掌拍向现在,如何能挡我。”梁夕淡淡地说道。

    “轰”

    梁紫双目之中的紫光轰击在星辰胸口,登时将她打得口吐鲜血倒飞出去,却更加惊骇地发现身边的紫夕丝毫不受影响,惊道:“你怎么会沒事。”

    紫夕道:“天罚之剑已经斩断了我们之间的因果。”

    星辰惊道:“这不可能。”

    紫夕道:“原本是不可能,可是因为你创造了至高神,同时融合了至高神之后这便可以了。”

    紫夕惊骇莫名,旋即大怒着说道:“即便如此,你们也休想能杀了我。”

    梁夕淡淡地说道:“你的力量來自于众生,众生被你所杀,众生之力汇聚于你一身,我便消去你一身众生之力。”

    星辰怒道:“凭你也能消去我一身修为。”

    梁夕道:“我不行,但紫薇大帝可以。”说着手掌一翻,紫薇星盘出现在梁夕头顶,梁夕身影消失在原地,化作流光进入了紫薇星盘当中。

    那紫薇星盘如同一片黑夜天空,其上点缀光点,便如同黑夜星空,旋即紫薇星盘散发出道道柔和光芒,那光芒照耀之下,冤魂散去,死人归來。

    被承天大帝杀掉的黄金甲士缓缓苏醒,被星辰打死的尼洛妃很快醒來,那被星辰一把抓碎的人界在重新聚合,那在破碎的神域在渐渐愈合。

    世界宛如在重生。

    星辰大惊道:“这是。”

    紫夕抱着从空中落下的梁紫,淡淡地道:“这是重生的力量,依靠扭转时间使万物重生,他们不再是你我创造,而是自主衍生。”

    星辰大惊,然而万物的重生,却令她修为直线下降,身体也越发虚淡,直到那紫薇星盘中忽然绽放出一片炫目白光,仿佛太阳升起,星辰的身体在白光之中彻底消失。

    梁夕身处白光之中,却赫然发现面前站立着一个人影,那人却是紫薇大帝。

    白光豁然一闪,星空流转,梁夕只觉得,一股大力,透体而出,不受自己控制。

    这个感觉,让他惊讶,但是依旧保持了冷静。

    天地在这一刻化为混沌,头顶繁星璀璨,脚下星云缭转。

    “你真是紫薇大帝。”望着逐渐飘近的人影,梁夕轻声问道。

    “嗯。”

    梁夕曾经不止一次猜测,幻想,自己见到这万年之前超凡入圣的人物时,会是怎么样的心情。

    他举出來了几十种可能,但是从來沒有想到,一切來临的时候,自己竟然是从沒想到过的平静。

    一切都像是水到渠成的一样。

    人影沒有一丝声息,突然消失,仿佛融入了虚空,下一刻,人影再现,出现在了梁夕的面前。

    两个人相隔不到一米。

    同样的红蓝双瞳,同样的灵气四溢,但是相比梁夕,紫薇大帝更多出睥睨天下的魔气。

    “你不是……活人。”仔细打量了一番紫薇大帝,梁夕迟疑地说道。

    紫薇大帝似乎并不在意梁夕的话,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个笑容。

    这个笑容,足以把全世界所有的女人,都比下去。

    “我的确不是活人,你现在看到的我,仅仅是我留在这个世界上残存的意志。”紫薇大帝开口道。

    “意志,那你自己呢,我曾经看到过你和你师父一战的画面,你师父一直想求得你的原谅。”梁夕的情绪有些激动,“你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我总觉得时间不对,你明明消失了,但是在你消失之后,你却又封印二十八星宿,将紫薇星盘藏起來,这些时间上都对不上,还是说,万年时间过去,众口相传中,事实已经偏离了真相。”

    “秘密,就在你的脚下。”

    “脚下。”梁夕望了望脚下。

    团团星云,缓缓流动,四周浩瀚星空,让人感觉仿佛置身宇宙。

    “你刚刚说的话里面,提到的最多的一个词是什么。”紫薇大帝提醒道。

    “时间。”梁夕恍然大悟,“时间,神之领域的第二重境界,就是掌控时间,紫薇星盘最大的秘密,就是扭转时空。”

    “我真是太笨了,我刚刚才用了紫薇星盘复原七界,怎么就把它忘了呢。”梁夕拍着自己的脑勺道。

    “是啊,我领悟了时间的奥秘。”紫薇大帝回忆着过往,“其实在那一战中,我也不知道我去了哪里,我只來得及保留一段意志,也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我,留在紫薇星盘里,等着有人找到我,紫微星盘里,时间是停止流动的,所以现在的我,才能一直待在这里。”

    “连你也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梁夕望着此刻眼前的紫薇大帝。

    紫薇大帝点点头:“当时毁天灭地的力量集中在一点,破开了时空,我只记得身体被卷了进去,其他就不知道了,你的实力现在已经远远超过了当年的我,要是你愿意,你可以试试。”

    “我才不要。”梁夕连连摆手。

    开什么玩笑,自己九死一生,才到达现在的位置,才不会去做傻子呢,要是不小心被时空风暴绞成碎片,找谁说理去。

    心里正嘀咕着紫薇大帝不厚道,梁夕突然惊奇地发现,眼前这个紫薇大帝,竟然好像一下子变得稀薄起來,身子轻飘飘的,一阵风都能把他吹散一般。

    “咦,你的身体怎么回事。”梁夕惊讶问道。

    紫薇大帝低头看了看,满不在乎地耸耸肩:“紫薇星盘被人找到,我的使命也完成了,自然很快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

    “你的意思是……”梁夕的眼睛睁大。

    “要把我残留在这个世界的最后一律痕迹,给抹掉了。”望着梁夕惊讶的样子,紫薇大帝倒是显得很轻松,“我本來就是意志而已。”

    “可是……可是……”梁夕心里还有许许多多的问題,想要得到紫薇大帝的解答。

    “你需要一个新的世界。”

    “嗯。”梁夕抬头,疑惑地望向紫薇大帝。

    “你需要扭转时间。”紫薇大帝自顾自继续说下去,“每个人,都会做出一些让他后悔的决定,或是遇到人生的遗憾,他们都想要扭转时间,回到当初的时刻,去改变,你现在也是这么想的,对不对。”

    梁夕沒有否认。

    “我知道发生了什么。”紫薇大帝笑了,“我就是时间。”

    “你就是时间。”梁夕感觉自己听的云里雾里的,“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就是紫薇星盘,紫薇星盘,就是可以翻转这个世界时间的钥匙。”紫薇大帝看着梁夕道,“你很需要这么做,不是吗。”

    想到娜迦,梁夕心口一痛,抬起头,望着紫薇大帝:“我需要怎么做。”

    “不急不急。”紫薇大帝笑着摆手,“我看得出來,你还有许多问題沒有解决,我可以为你解答,历史的长河中,隐藏了许多的真相,而只有我是所有事情的亲历者。”

    这番话让梁夕哆嗦了一下,照他这个说法,自己过去做那些大家都爱的事情的时候,岂不是紫薇大燕京知道了。

    心中诽谤,梁夕脸上却沒有表现出來,问出了他埋在心中,始终沒有得到答案的问題。

    “七界之中,天界在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从來不知道他的入口。”

    在过去的时间里,七界中其余六界,都被梁夕搅得天翻地覆,就连神域,都被梁夕踏在脚下。

    可是天界,却始终不知道在哪里,唯一知道线索的宇文青阳,如同消失了一样,根本找不到他了。

    “天界。”紫薇大帝笑了,“天界……”

    说着,他指了指自己的胸口。

    “啊。”就算是梁夕再聪明,此刻也弄不明白紫薇大帝的意思。

    “我就直接告诉你好了,你原本一直以为,天界和其他界面一样,都是被我分割开來的世界,对不对。”紫薇大帝道。

    “难道不是。”梁夕道。

    “当然不是。”紫薇大帝笑了,“看來被骗的,远远不止你一个人啊。”

    “什么。”梁夕的眼睛都瞪大了,“你说天界不存在,开什么玩笑,千年之前的七界混战,可是有天界加入的。”

    “最多是天界里的人來参加战斗,一定不曾有人攻入过天界。”

    “好像是啊……”梁夕的脑子飞快回忆着。

    因为先入为主的原因,梁夕始终认为,天界也是一个界面,自己一直都不知道天界的入口,这让他苦恼了很久。

    “天界,是一个身份。”紫薇大帝傲然道:“是我留在这个上最尊贵的身份。”

    “你的意思是,你的后人。”

    “也不是,他们只是传承了我的部分血脉,这种人,一般都是火属姓体质,他们的任务,就是在人界这个地方,成为王者,统治一方,维持平衡。”

    “他们的身份,就等于说是裁决者,解决争端,保证世界平稳地发展。”紫薇大帝道:“不过时间过了这么久,血脉已经变得极为稀薄,能够知道自己拥有天界血脉的人,应该已经少之又少了。”

    “这么说……”梁夕眼睛眨了眨,“楚王也是天界中人了。”

    “能够成为王侯,必然拥有天界的血脉。”紫薇大帝点点头。

    “原來是这样。”梁夕点点头,明白了过來。

    “好了,我的时间不多了。”紫薇大帝叹了口气,“等到我消失了,紫薇星盘的力量便会消失,阵法消散,那时候你想要见的人,便可以回來了。”

    “嗯。”梁夕点点头,突然间,他深深吸了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我想再问你一个问題。”

    “嗯。”紫薇大帝对于梁夕脸上复杂的神色,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紫薇星盘可以扭转时间,也就是说,它可以是万物重生,对不对。”

    “是的。”紫薇大帝像是隐约猜到了梁夕要做什么,眼中神光隐现。

    “我想要使用紫薇星盘,让七界和神域得到重生。”梁夕咬了咬牙,抬头望向紫薇大帝,“可是这样的话,就等于说,时间会倒退,我也不再是现在的我了,而是当时那个时间的我,对不对。”

    紫薇大帝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道:“是的,你真的决定这么做。”

    听到紫薇大帝的答案,梁夕如释重负一般,脸上重新绽放出笑容:“我最讨厌看到的就是生死离别了,所以我希望大家都能好好的,七界能好好的,神域能好好的。”

    “可是你想过沒有,如果你这么做了,时空倒退一旦,所有的事情,都会回到过去,你的经历,也都会回到最初的起点。”紫薇大帝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这件事最严重的后果,是你如果再经历一次的话,你哪怕一个小小的决定,和你之前的不同,那么你可能就会走上和之前截然不同的道路!”

    “我知道呀。”梁夕笑了笑,“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我决定让所有人都能活下去呢,而且这么做的话,恐怕许多人都还会感谢我,那么多人都曾经做过让自己后悔的决定,自子欲养而亲不待,我这是再次给他们一个机会,只要他们的态度,和过去稍有不同,这一次,就可以沒有任何遗憾了。”

    梁夕说完后,和紫薇大帝坦然对视着,眼神清澈。

    原本以为,自己做出这样的决定,会万分艰难,但是梁夕自己都沒有想到,说出來的时候,竟然会如此坦然。

    “放弃现在的所有,重新來过一次,让七界和神域重生,真的值得吗。”紫薇大帝又问了一次。

    “如果沒有七界和神域,我再强大,又有什么用呢。”梁夕微微一笑,“其实心里也会有遗憾的,不过再來一次,我相信,我依旧会再次成长起來的,只不过可能会走上另一条道路。”

    “放心吧,我给你一个契机。”紫薇大帝突然露出一个怪异的笑容,给梁夕的感觉,就像是他小时候要做什么坏事的时候,都会忍不住笑一样。

    “神国现在已经失去了至高神,成为了一片读力的空间,等到时间重來之后,神国的所有黄金,都归你所有。”

    听到紫薇大帝的话,梁夕顿时惊喜地睁大眼睛。

    要知道,神国几乎整个国家,都是用黄金建成的!奢华程度,比番茄成更盛!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紫薇大帝的身影,变得更加稀薄了,这就说明,距离一切重新开始的时间,越來越近了。

    “其实很想谢谢玄武之魂所化的东灵,不过现在,恐怕沒有机会向她当面道谢了。”梁夕遗憾地道。

    紫薇大帝深深吸了口气:“如果时间重來的话,她也会得到重生的。”

    望见梁夕有些疑惑的眼神,紫薇大帝解释道:“扭转时空,可以说得上是逆天的行为,所以要让一切一成不变,那是不可能的,在时间回到过去的时候,有些人的身份,有些人的地位,会发生一些变化,所以我刚刚才说,一步不同,结局就不会一样。”

    “嗯,只要冬灵能复活,那我就放心了。”梁夕点点头道:“我一定会当着她的面,向她说声谢谢的,那米修呢。”

    “米修也将会拥有自己的身体,不再是魂魄。”紫薇大帝道。

    “可惜啊,不能出去向大家道别了。”梁夕微微一笑,“我可不可以说,大家來生再见。”

    “梁夕,我们虽然这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我很佩服你。”紫薇大帝缓缓抬起手,“如果七界所有人知道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他们会对你感恩戴德的。”

    “那就不必了,我可是一个低调的人。”梁夕微微一笑,低下头來,隐藏住眼眸最深处的黯然,“还有一些疑问,就等我自己再去寻找好了。”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紫薇大帝缓缓抬手,一团耀眼白光,在他掌心凝聚而起。

    “一切从哪里开始。”梁夕问道。

    白光绚烂,气势如虹,紫薇星盘旋转起來,整个宇宙如同彩练,一切都在变得迷离。

    白光仿佛一下子真透了梁夕的灵魂,在恍惚前,他听到了紫薇大帝消散前,最后传來的信息:“从最开始的地方。”

    轰。

    *****************************************************“喂喂,你握着我家小姐的手做什么,快松开,小心我让我家的武师打断你的腿。”少女略带愤怒的声音传來,让梁夕一个激灵,回过神來。

    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还握着王家小姐细滑的小手。

    “刚刚怎么回事,好像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梁夕眨眨眼,朝四周看了看。

    熙熙攘攘的人流,热闹的商铺,袅袅的炊烟,这一切都是最熟悉不过的阳都城。

    “喂!你还不松开!”少女清脆的声音,再次响了起來。

    作为阳都城里最年轻、最成功的骗子,梁夕几乎都沒有经过思考,就脱口而出道:“这位小姐姐,你这就错了,我神相梁夕的招牌在这阳都城里可是响当当,童叟无欺的,刚才只是被你家小姐独特的命格所惊,所以才一时沒回过神來,还请小姐原谅则个。”

    说话的时候,神色坦然地松开握了人家小姐好久的手,趁着别人不注意,又偷偷捏了一下,心头搔搔:“王家小姐真不知道是怎么保养的,这皮肤,啧啧,就好像是牛奶洗过的一样,又滑又嫩。”

    脑子里想着龌龊心思,梁夕抬头扫了这王家小姐一眼,脑中突然像是闪过无数画面,让他瞬间呆住,但是等仔细去回忆的时候,却又什么都记不起來了。

    “你占我们小姐的便宜,现在还敢盯着我家小姐看,看我不打死你。”一边的侍女气得跳脚,恨不得把梁夕按在地上,暴打一顿。

    望着脸色羞红,如三月桃花的王家小姐,梁夕亲不自禁道:“我见过你。”

    “废话,你就生活在这阳都城里,怎么可能沒见过我家小姐。”侍女急吼吼挡在了自家小姐面前,恶狠狠瞪着梁夕这个“臭流氓”。

    “不对不对,我是在另外一个地方见过。”梁夕抱着脑袋,仔细回忆着,“是在其他的地方,我有感觉,可是我记不清是在哪里了。”

    “哼,你不要装模作样了,快说,我家小姐的命格怎么样。”侍女察言观色,见自家小姐似乎不愿意追究梁夕,便换了口风。

    梁夕抬起头,正要作答,突然眼神一变。

    远处的商铺,正一阵鸡飞狗跳,不远处许多小摊贩,正忙不迭收拾商品,落荒而逃。

    “吴家三兄弟。”梁夕吓了一跳,要是被这三个家伙逮到,自己可吃不了兜着走。

    梁夕手忙脚乱扯过身边布衣神相的布幡塞进怀中道:“抱歉小姐,我突然身体不适,想要去拉泡屎,要是我们有缘,在这阳都城中自然还会相见。”

    说完化作一道烟尘,落荒而逃。

    直到梁夕跑得不见踪影,王家小姐依旧站在原地,望着梁夕远去的方向,愣愣不动。

    “小姐,你在看什么呢。”侍女好奇,蹦蹦跳跳问道。

    “我似乎,也记起一些事情,算了,我们先回去吧。”王家小姐露出一丝怅然的神色,和侍女往回家的方向走去,但是走了几步,她又忍不住扭头望去,幽幽叹了口气。

    “今天真是倒霉,好好的一笔生意,就这么被搅和了。”梁夕骂骂咧咧,今天这生意算是做不了了,转了一会儿,只能垂头丧气往自己暂住的地方走去。

    梁夕经过离家不远的一处废宅的时候突然发觉了一丝不对劲。

    那堵墙后面好像有袅袅青烟升起,难道是有人在烤鹅。

    见者有份,正好自己午饭还沒着落,梁夕挽起袖子鬼鬼祟祟朝后墙翻去。

    刚翻过后墙,扭头朝巷口望去,看看有沒有人注意到自己的时候,梁夕突然一下子愣住了。

    巷口前面,一只全身雪白,漂亮无比的小狐狸,正站在那里,遥遥望向梁夕。

    小狐狸的眼眸,温柔似水,和梁夕对视的刹那,梁夕突然感觉,脑子里像是劈过一道闪电。

    “你是,。”梁夕感觉自己可以叫出这只小狐狸的名字,但是却怎么也记不起來。

    就在梁夕纠结无比的时候,雪白的小狐狸,急速奔跑而來,一头撞进梁夕怀里,亲昵地抱住了他的脖子。

    “我知道你叫什么了。”熟悉的香气涌进鼻腔,梁夕眼眶一热,眼中满是泪水,嘴角却扬起高高的弧度,“你叫,。”

    剧终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